1、“金”不如“锡”:

    生产队晚上召开大会,老队长根据县委和公社的指示,要社员们狠狠批判“今不如昔”的反动谬论。可是开了大半夜,没有一个人发言,因为大家都觉得的确是今不如昔嘛,怎么批判?老队长没有办法,只好启发大家说:“怎么会今不如昔呢!金子多少钱一斤?锡多少钱一斤?”社员们一听,纷纷批判:“真是胡说八道,金子肯定比锡贵嘛!”

 

2、公有财产

    一次开批斗大会,正在批斗一位教师,突然上来一位女人,大家认识她就是这位教师的妻子,她和革委会头头的不正当关系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只听她指控道:“他长期反对毛主席,反对党,而且,把我当成他的私有财产……”大家一听就知道这出于那位头头的授意,想为教师打抱不平。只见有位学生跳上台来斥责说:“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你怎么能把你妻子当成你的私有财产呢?一定要把她当成公有财产!”

 

3、老婆一群

    一个大队干部,目不识丁,耳朵又背。听罢关于“九·一三”林彪事件的传达后,回去对老百姓讲:“林秃子想害毛主席,没得手,开上飞机往苏联跑。那驴日的不是个东西,临走时把马克思的猪皮大衣(马克思列宁主义)给偷走了,还带着老婆一群(叶群),结果没跑掉,把三只鸡(三叉戟)也给摔断了。”

 

4、活学活用

    文革中有一个时期无论办什么事.都要先念一句语录。有一位老太太去买菜,售货员说:“为人民服务,你买什么?”老太太说:“愚公移山,我买萝卜。”说着她就在大筐里挑起萝卜来。售货员见她挑来练去,很不耐烦,就在一边说:“要斗私批修!”老太太头也不抬,继续挑着,口里念叨着:“万万不可粗心大 意!”

 

5、“万寿无疆”“和“永远健康”

    一个老农学会了几句革命的祝词,总想在人面前卖弄卖弄。一日老农拎着一大一小两兔子去集上卖。因要急着回家,价格比较便宜。有人怀疑地问:你这兔子不是病兔吧?老农急忙答道:“您放心,俺这两只兔子,一只是万寿无疆,一只是永远健康!”

 

6、《智取威虎山》(一)

    礼堂演出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杨子荣打虎上山,在威虎厅和三爷(座山雕)叫劲,比着打吊灯。三爷一枪打灭一盏油灯,众匪徒叫道:“好!好!”杨子荣振臂一甩,一枪打灭两盏灯,众匪徒又叫道:“好,一枪打俩!”又有一回演出,三爷一枪出去,管道具的一不小心,关了两盏灯,众匪徒叫道:“好哇,一枪打俩!”管道具的一听,心说不好,这可咋办呐?俺们英雄人物可不能输给座山雕哇,这可是个原则问题。等到杨子荣振臂一甩时,他把个总电闸给关了。众匪徒也不含糊,齐嚷道:“好哇,一枪把保险丝都打断了!”

 

7、《智取威虎山》(二)

    大剧团演《智取威虎山》,在县里演没电,用砸炮。有一次杨子荣枪毙栾平,唱完那段“快板”后一把勒紧栾平举枪就打。后面铆足了劲砸下去,臭炮,没响。杨子荣不愧是大智大勇的英雄同志。他又说了一句:“我代表人民”,又一挥枪,没响。急了,“我代表党”,还是没声。总不能这么老耗着呀,栾平的后脖子都快给勒死了。杨子荣一脚把栾副官踢了下去,骂了一声“去你妈的!”转身插枪入腰间。后台看也没看,“砰”的就是一下,这次响了。正打在子荣的命根子上面。

 

8、大粪要紧

    几个早起积肥的知青各挑着一担大粪匆匆地走着。忽然走在前头的那个人不小心滑倒了,挑的大粪泼洒一地。几个同伴赶紧放下担子,上前去正要扶他起来。跌倒者奋力挣开同伴的搀扶,手指着正满地流淌的粪水,慷慨激昂、铿锵有力地说道:“同志们,不要管我,抢救公社的大粪要紧!”

 

9、还了九屁股债

    四人帮横行时期,县委宣传部小李到乡下搜集“形势大好”的典型事例,参加座谈会的群众一言不发。在小李的再三启发下,马大爷开腔了:“要说形势嘛,那当然是大好。去年我一家5口,4个壮劳力,干了一年,十屁股的债就还了九屁股。你说好不好?”小李接控道:“是好,是好!”马大爷气鼓鼓地说:“可我还欠一屁股的债呢!”众人大笑。

 

10、家庭出身

    文革时期,人走在街上随时都会被揪出来唱语录歌,问家庭出身和个人成分等,所以搞得人人都特紧张。有一哥们病了,去看医生。开过方子,让打针。走进护士室,一年青女护士说打臀部,让他做好准备姿势。那哥们一不小心,裤子掉地上了。护士以为他耍流氓,大怒,喝道:“畜牲!”那哥们吓一跳,马上立正,答道:“出身?贫农!”护士一听,更加生气,骂道:“二流子!”那哥们连忙答道:“二舅子也是贫农!”

 

11、念念有词

    文革中,人们办事都要背毛主席语录。有一天,一对夫妻打架打得不可开交,跑到公社革委会打离婚。公社干部调解道:“要团结,不要分裂,你们知道不?”女的高声嚷道:“下定决心,我要离婚!”男的一听,急了:“排除万难,我坚决不干!”公社干部火了,冲他们来了句:“抓革命,促生产,家庭小事我不管。”女的不服气,拉住公社干部道:“全心全意,俺偏偏要离!”男的听了也拉住公社干部说道:“为人民服务,你不能大人小孩全不顾!”公社干部冲这夫妻俩说道:“为人民服务不能忘,坚持原则咱不能乱盖章,你俩还是回去过你们的好时光。”

 

12、打到我爹

    文革时常开批斗会,一次某人老爸被抓上台批判。大会结束时有人要他高呼口号与其父决裂,划清界线,只见他冲到台前振臂高喊:“打倒我爹!打倒我爹!”这时众人也跟着齐呼:“打倒我爹!打倒我爹!”

 

13、批林批孔大会

    某单位召开批林批孔大会,台上一男高音与一女高音正领着全场的人喊口号:(领)打倒林彪!(众)打倒林彪!(领)打倒孔老二!(众)打倒孔老二!(领)狠批克己复礼!(众)狠批克己复礼!…… 口号呼毕,正在领导发言之前,会场出现短暂的宁静。就在这时传达室的老张匆匆跑到后台来,对坐在大会主席台的领导大叫:“王主任有电话!”于是乎全场群众一起跟着振臂高呼:“王主任有电话!”

 

14、刻薄妇女

    生产队召开批林批孔大会,狠批孔老二。领导说:“孔老二鼓吹什么‘克己复礼’,可是他自己就没有做到,和那个南子(卫灵公的夫人,宋国人,生得十分俏丽,富有风情。很多人追捧过她。孔子也见过她,孔子的学生很不满意)在一起鬼混。这时一个妇女站起来愤怒地控诉说:”孔老二真不是个东西!他自己不娶老婆,和一个蓝子瞎搞,眼里哪有我们妇女?真是刻薄妇女啊!”

 

15、三改婚联

    文革期间,有一老贫农的儿子准备五·一结婚。于是拟了一副婚联:两个节约能手;一对勤俭夫妻——勤俭持家。生产队的批林批孔小组长见了,说:“你们不关心集体生产,只顾勤俭持家,这不是搞资本主义自发吗?”老贫农听了,只得将对联改成:两个生产能手;一对劳动夫妻——劳动光荣。真不巧,大队大批判组长下来布置任务,看见这副对联,说:“现在天天大讲继续革命,这副对子宣传唯生产力论,不行,得改!”老贫农又将对联改为:两个革命能手;一对团结夫妻——相亲相爱。恰好,公社大批判办公室主任下来检查运动,见到这副对联说:“阶级斗争是你死我活,要团结就要先斗争,相亲相爱不是调和矛盾吗?”老贫农听了,吓得连忙找人商量,于是又改为:两个斗争能手;一对矛盾夫妻——你死我活。对联改成这样,老贫农的儿子很不服气,他打听到公社大批判办公室主任也是五·一结婚,于是连夜将对联贴在主任家门口。第二天,主任的新娘一下自行车,见到这副对联,就昏了过去。

 

16、方言土语  (此一个应当耳熟能详)

    一个地方口音很重的县长到村里作报告:“兔子们,虾米们!不要酱瓜,咸菜太贵啦!”(同志们,乡民们!不要讲话,现在开会啦!)县长讲完以后,主持人说:“咸菜请香肠酱瓜!”(注:现在请乡长讲话!)乡长说:“兔子们,今天的饭狗吃了,大家都是大王八!”(同志们,今天的饭够吃了,大家都使大碗吧!”)

 

17、县委书记作报告

    大约是1971年,渭南县新提拔的县委书记在全县三级干部会上做报告,讲话稿事先由秘书写在县委专用稿纸上。这种稿纸照例有“渭南县委专用稿纸”几个红字印在每页顶端,书记也就一字不拉照念,所以每隔几分钟就有“渭南县委专用稿纸”几个字莫名其妙的插进来。听众开始摸不着头脑,后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大家都憋住气,静静的等待那几个字从书记嘴里冒出来,接下去是一阵哄笑。然后平静下来,等待下一次笑声的出现。书记全然不觉,直到秘书走上前去小声告知那些红字是不需要念的。书记坦然一笑说:“我还以为红字儿是最要紧的呢,再说念一下也没啥关系嘛。”

 

18、10和100哪个大?

    文革时期,贫下中农管理学校。这一天,贫管会主任到学校作报告,在谈到要提高教学质量时,主任说:“我们要尽量提高我们学校的升学率,今年要比去年提高十分之一,明年要比今年提高百分之一,后年要比明年提高千分之一”...这时,校长走过去对他说:“主任,不能这样讲,这样升学率就越来越低了。”主任斜了他一眼,愤愤地说:“我是没有什么文化,可我还是懂得10和100哪个数字大!你们这些臭知识分子怎么连这点常识就没有哇?难怪教学质量搞不上去呢。”

 

19、兄弟吵架

    兄弟俩吵嘴,弟弟骂道:“你妈的个屄!”哥哥回骂:“你妈的个屄!”这时父亲走过来给了他们一人一耳光,训斥他们说:“吵什么,吵什么?最高指示,要团结不要分裂。他妈的屄不是你妈的屄?奶奶个屄的!”

 

20、老农照相

    说文革那会儿,农村还不富,农民进一趟城就象咱现在出一趟国,相当困难啊,也没钱常来常往。一天,一老哥们头一回进照相馆,想照张像。便说:“同志,捏个影儿。” 服务员说:“行啊,多大的?”“五毛钱的吧。”“你要光的还是要麻的?”(注:即光面相纸还是麻面相纸)老农:“这个……,嘿嘿!实话跟您说吧,除了下河洗澡和上炕睡觉,至少要穿个裤头不是?这样吧,俺来个半光的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