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东北人,被人无数次问过“你们那边冬天是不是尿尿慢的话都会冻成冰柱?”
我说“嗯哪,东北每年冬天都有好多人因为在野地拉囗屎拉的慢被冻成了丰囗碑。”
小明同学问:
作为一个西安人,被无数次问过:“在西安是不是很少有古董店?”我都说:“擦 一个农囗民随便在地里挖 都能挖出来古董!!!!!!!!”
作为一个甘肃人,被无数次问过:“甘肃是不是都是沙漠?” 我都说“啊是呢,我们家房子每天都在流沙中移动位置,每天出门带gps”
作为一个北囗京人
被无数次问过:你们这是不是是个人就能考上清华北大。我都说,是啊,北大保安都是北大的学生
作为一个青岛人 我给他们介绍海水浴场的“鲨鱼网”也就是防鲨网的时候 他们总会问 是不是真的有鲨鱼过来 能防住么
我总是淡定的说 只要你别带着血游进去就没事
要是真来一条 我们青岛人就要列队欢迎了
作为一个南京人
总是被问:你们南京人是不都特别恨日本人,是不是都不用日货,在你们南京公开讨论日本是不是会被打?
我总是说:是,我们每个南京人家里其实都藏有一具日本人的尸体。。。。
作为兰州人,经常有人在上网聊天的时候会问我,你们是不是骑着骆驼上学啊?
我总是说,是啊 ,我们这都是沙漠没有路的
然后他们追问,那是不是也没有电啊?
我会在电脑前问候他们全囗家以后在电脑上打:是啊,没有电哦,我这会用的都是风力发电的电脑—–
作为一个重庆人
总是被问:你们重庆吃的东西是不是每一样都有很多辣椒。
俺答曰:是,每一样东西都有很多辣椒,连TT里面都有辣椒。
作为一个山东人
总是被问:你们那里是不是整天吃煎饼卷大葱。
俺回答:嗯,地里种的全是大葱,一个大葱跟大梁似的~
为一个山西人,被人无数次问过“你们那儿的人是不是都特别爱吃醋?” 问完还一脸娇羞的地解释:“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通常会直接忽略后边这句诚肯地说:“我们山西人爱吃面啊!!!吃面一定要就醋啊!!!”心情好的时候还会扯:“我们那儿醋是黑色的哟~”然后问我问题的姐(哥)们就又娇羞了!!!是有多娇羞啊???
作为一个贵州人,被人无数次的问到
你们那儿是不是还没有解囗放啊?
我就说,是啊是啊,我们经常去遵义会囗议遗址去求P囗arty解救贵州人囗民
作为一个内蒙人,被无数次的问过:“你们那到底解囗放没?”
我说:“等等,一会儿我杀完这波土囗匪再来回答你的问题。”
作为一个广囗东人
总是被问:你们广囗东人是不是特别喜欢吃狗肉猫肉什么都吃?
我总是会说:是的,我们天生飞的除了飞机,地上走的除了人,水里游的除了轮船和潜艇,什么多吃……
作为一个苏州人
总是被问:你们苏州人是不是都会唱昆曲?
我总会是说:是的,我们那边家家是演艺世家!!人人是去曲艺大师!!!!!!
作为一个研究生
我总是被问:你们研究生是不是都是书呆囗子啊。我总是会说:是的,我们研究生个个都是人际关系障碍者。做事眼高手低看不起学历低的,只会啃老,做梦毕业找个甩着两手拿钱的好囗工囗作。
作为一个研究生
总是被问:你们是不是每天都很闲的,只要帮导师找材料整理东西就有钱拿?是不是随便抄一下就可以发表论文搞学术?
我总是说:是的是的,我们都是烟酒生。
作为山西人,我总被问你们家那是不是煤多得不得了?人人都是煤老板阿?
我回答:是阿,你可不知道,别家小孩从小用塑料铲玩具车玩沙子,我们那小孩也玩,挖的是煤矿!我们那木有砖头,盖房子都用煤块。孩子上学都用拉煤火车送,不知谁家孩子用宝马接送,出名了,记者来采访,家长吊着心酸窘迫混着煤渣的泪说:俺家买不起火车,孩子你受苦了。
作为一个海南人,经常被人问你们那是不是出到只能坐船。。。
我很淡定的回答,对啊,有时候很危险,风浪大的时候会被海浪打到台囗湾岛,菲律宾,┐┐88的岛,很危险的。
作为一个四川人经常被问到
你们四川男的是不是很矮啊 女的是不是特别彪悍啊
我想说 是啊 是啊 我们这儿男的全不过2米 女的都是牛哄哄的彪悍嫂
让您贱笑了
作为一个长沙人,总是被问:“哇,你们那个湖南卫视啊… 你是不是去看过现场啊?有没有看那个快乐大本营啊?还有那个汪涵啊…”
我总是会说:“是啊,我捏过汪涵的脸,抱过何炅的腿,掐过谢娜的手,摸过欧弟的头,甚至还牵过达达小朋友的小小手…”
作为一个东北人,经常被人问你们那黑社囗会是不是很多?
我很淡定的说:对啊 我们那有事都给大哥打电囗话 ,110都是摆设。两个人走对脸一个眼神不对拔刀就开砍,我们那的民风是能动手尽量不说话
作为一个南昌人 经常被问 南昌是哪里 你们那里的人都喜欢天天吃粉吗?
我擦~ 南昌在中国! 是的我们爱吃粉! 我们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吃!
作为一个云南人,经常被问:你们那边是不是经常杀人啊?看不惯就砍一刀?
我回答:是的,前天我们寨子里一个老人随便骂了句脏话,被俩小年轻追出来砍了三十几刀,万幸,死了!!!!!!!!!!!!!!!!!!!!!!!!
还问,你们是不是高考加分挺多的?
我回答:加分?我们都不高考的,比赛骑马,谁跑的快谁上大学,第一名上北大清华,我考得差,就被分到你们这儿来了
作为一个内蒙人 我被无数人问过 你是不是天天睡蒙古包 我都说对啊而且每个人都会马头琴大家都骑马上学
作为一个呼伦贝尔儿.经常被人问起.
你们是不是都骑马
一般我都回答
对啊 我从小上学都骑马 有时候我爸出去放羊 我只能骑牛上学 要早起
就算现在回去 也都是下了飞机和火车再转骑马的
作为一个成都人
被人问过无数次:成都是不是有很多大熊猫啊
我说:对啊,成都这都不允许养狗的 只能养熊猫。傍晚你看见春熙路上一群人牵着大大小小的熊猫到处挪动
作为一个重庆人
总是被问:你们重庆吃的东西是不是每一样都有很多辣椒。
俺答曰:是,每一样东西都有很多辣椒,连TT里面都有辣椒。
回复————————–
朋友曾经去海南,当地饭馆听说是重庆的团,于是在每个菜上面浇老一层豆瓣,包括芙蓉蛋。。。。
作为一个河北人,常被人问:你们河北是不是管北囗京啊?
我说,是,华盛顿也归河北管。
作为一个东北人,被问无数次:你会不会说相声?你肯定会扭秧歌!
我说是的我说相声的时候老管不住自己一边蹦跶一边甩手绢儿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常被批囗评:你长得这么白不像东北的
我都回答:我在东北的时候从来不认为自己长得白因为我在我们那算长得黑的。
作为一个丹东人
被人无数次的问:你们离朝囗鲜那么近,有个一步跨能跨到朝囗鲜吧
我说:是啊,去一步跨蹦一下再蹦回来我就出国回来了,还不用签证护照,一袋大米换个朝囗鲜姑娘
为一个温州人,被人无数次问过“你们那边的人是不是特有钱?”
我说“嗯哪,我们那边连收废品的都是开着保时捷去收的。”
做为一个武汉的
都问 你们那女孩是不是都挺会骂人啊
我的回答是 是阿 每天都麻痹来麻痹去的…
作为一个四川的
都问:你们是不是吃饭每个菜都挺麻辣的呀
我说,我们顿顿饭都是辣椒炒花椒,花椒拌辣椒!!!
作为一个河南人经常被人问
你们那儿骗子很多吧
我说 大概是吧,你真囗相信我是河南的吗?
为一个新囗疆人,被人无数次问过“你们那边是不是骑马去上学?”
我说“yes,我们那里没有车位只有马位。马位,即停马位,英文horse parking place,指停马的地方,包括露天场所及室内场所。 马位按收费可以分为两种,免囗费马费和付费马位。
许多人员流动大、商业往来频繁的地方都会设有地上、地下的立体停马场以节省空间”
作为一个安徽人 总是被问 你们是不是都那么坏!!!
我说是的 我们都很坏~~~
作为一个杭州人,我总是被问到:你们是不是平常没事就在西湖边闲逛啊。各种逛。
我一般回答,是的,我们还在里面游泳呢。各种游泳。
还有就是:你看看你们杭州人,在西湖边随便开一家店不就有钱了么。
我一般回答:是的,可是杭州政囗府不让我开,不然我现在身价过亿了。
作为一个青海人,无数次的被问:你们那是不是都骑狼上学?
我只能无奈的回答:没办法..只有狼骑,没准路上遇到藏羚羊还能弄回去当晚饭..
作为一个中国人
总是被问
你们那里的人是不是都会武功
作为一个北囗京人,
总是被问
你怎么说话没有北囗京口音阿?
我总是说:你大囗爷!
作为一个福建人,总是被问到,你们不是能看到台囗湾啊?
我说,对,我们开门面对就是台囗湾海峡,我们出门不坐车,全坐船。
作为一个湖北人,表示神马都米有被问过
作为一个和德国人打交道的外语学生,
总是被问到:你们是不是有幸囗运曲奇(德国中餐馆卖的据说吃到里面有硬币就是幸囗运的饼干),你们是不是都会太极,你们是不是神马都被禁止了?
我总是说:幸囗运曲奇神马的都是浮云,太极神马的保安都会,禁止?没听说innernet嘛?
有些时候老外的理解力绝对的orz……
作为一个无锡人
经常被人问:你们无锡在神马地方 肿膜从来沒听说过有无锡这么个地方?
我回答:是啊 俺们无锡穷的叮当响 GDP 综合排名神马的全国倒数第三。俺们无锡就是长三角最中间那个污点~
作为一个武汉囗人,
无数次的被问你们那是不是每顿都吃热干面? 是不是热干面都有大拇指粗?
我说,是啊,还有腰粗的热干面
有时候被问你们那有出租车么,有公交车么,没有地铁吧没有轻轨吧,都是小囗平房吧,武昌改囗革开放没有哇?
我说,我们武汉囗人囗民还生活在水深火囗热中…
作为一个河南人,经常会被问到:你们那边是不是骗子很多啊?
是的,我们从生下来就得忽悠护囗士,否则都见不着亲妈
大街上除了交通信号灯什么都不能信,任何一个路人都可能是人贩子。随便跟买菜的小贩搭句话都能被讹走三千五千的。周末大家没事都出来比赛骗人,看谁被骗得光屁囗股跑回家。
作为一个西安人 经常被问到 你们那里是不是有遍地都是古物
我回答 是啊 你随便在地上捡个砖就是秦代的 捡个瓦就是汉代的
我们都不稀罕捡
作为一个广西人经常被问,你们那是不是山区都特别危险?
我说,是,晚上我们要背着驳壳枪围在一起燃篝火。
被问,你们那怎么受教育怎么高考怎么上大学?
我说,我们高考就是打靶,清华北大各种靶,打到哪个上哪个。
作为一个长沙人,常被问到是不是天天去快乐大本营现场啊?
我回答 是啊 而且台里的盒饭越来越难吃了啊
作为天津人,常被问你们是不是都特别爱狗不理包子
我就说是啊, 我们这女的丰胸都不垫硅胶直接往里面塞包子的。。。手囗感好~
作为一个江西人,时常会有人问我 “你们那是不是很多竹子啊?”
我回答说:”是啊.我们那都没有草地,都是在竹子上踢足球.”
作为一个上囗海人
总是被问;你们那男的是不是都特娘们啊?
我回答:是啊。天天下了班要买菜烧饭还要给老婆洗内囗裤。
作为一个云南人经常被问,你们骑过大象吗,我说,恩哪,街上有大象出租车。 后来这崽子来云南玩还问,大象出租车在哪里。。。”
作为一个安徽人,经常被问,唉,你们安徽是不是好多当保姆的?
我说,是滴,我想当保姆都当不上,只好来上大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