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在每一个互联网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程序员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代码,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栈溢出了。(原始篇,内容由网友创作,地址: http://t.sina.com.cn/1814392721/5en0qPzymva


据说在每一个保险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内勤员工身边时,看了一会电脑上的每日业绩龙虎榜,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别高兴得太早,预收保费任务是完成了,可是你再看看柜面实收保费的数字。
据说在每一个报社采编区,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记者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文字,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标题歧义。

据说在每一个编辑部,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你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CMS,会低声提醒:小心,专题链接应用target=_blank。

据说在每一个部委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处长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正在起草的批复文件,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送报告的这主儿刚刚双规。

据说在每一个船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偶然的经过一个刚准备走进办公室的航线业务的身边,会低声的提醒对方:小心,XX家的船本周不接X港的货物了。

据说在每一个村委会办公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审计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EXCEL,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现金流量表不平的。

据说在每一个大学的自习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法语系学生身边,看了看他的笔记,会低声提醒说:小心,形容词应该变阴性复数。

据说在每一个大学的自习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她经过一个同学身边,扫一眼桌上的演算纸,会低声的说:小心,注意积分上限。

据说在每一个大学食堂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厨师的身边,扫一眼锅里的菜,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少放盐了。

据说在每一个大学食堂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对互相喂饭的情侣身边,扫一眼他们的菜碗,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菜里有小强。

据说在每一个大学自习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抓耳挠腮复习考研学生的身边,扫一眼模拟卷上的题目,会低声提醒对方说:用拉格朗日中值定理,试试。

据说在每一个电脑维修部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维修工程师的身边,扫一眼显示器上字符的,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分区表出错了。

据说在每一个电视台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非线机房,扫了一眼电脑上剪出的片子,低声提醒编导:小心,夹帧了。

据说在每一个电视台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主持人身边时,看了一会主持,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情声气结合又错了。

据说在每一个电台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主持人的身边,看了一眼音频,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电频太低无法通过验证。

据说在每一个电台直播区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播音员的身边,听了一耳朵备稿,低声提醒对方说:注意断句。

据说在每一个电信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设计员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图纸,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板位插出了。

据说在每一个电影剧组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他经过导演身边,扫一眼小角色美女演员的脸,会轻声提醒对方说:和导演睡一觉,你就是女猪脚。

据说在每一个电子城的DIY装机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在装机的技术员的身边,扫了一眼机箱里的配件,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电源功率不够。

据说在每一个电子商务公司里,都会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物流部,扫一眼发货单,会低声的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地方申通到不了,要用EMS。

据说在每一个动漫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剪辑员的身边时,扫了一眼,会低声的提醒对方说:小心,,PAL制式出错了。

据说在每一个分子实验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实验员的身边,扫一眼移液枪里的液体,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dNTP加过了。

据说在每一个风电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远程监控员身边,扫一眼风机数据,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功率曲线异常了。

据说在每一个服装公司,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销售的身边,扫一眼电脑上的订货清单,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款三粒扣双开叉的西服款式已经不流行了。

据说在每一个高校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博士生身边,扫一眼厚厚的论文集,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第134条文献引用错误。

据说在每一个工程公司里,都会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作图的杯具,扫一眼屏幕上的管线,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少画一个安全阀。

据说在每一个工控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工程师的身边,扫一眼桌上正在接线的设备,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地线不标准,会导致EMC问题。

据说在每一个公厕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正在蹲坑人身边时,环回扫视了一会客人,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老板卖给你的草纸是别人用过的。

据说在每一个公关公司,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策划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标题,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标题新闻性太差。

据说在每一个公关公司里,都会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客户经理的身边,扫一眼vendor报价,会低声提醒对方说:这个报价还可以砍一半。

据说在每一个公关公司里面,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紧闭的会议室门口时,扫了一眼白板的方案解析和眉头紧锁的一堆人,对出来接水的项目经理说:小心,方案主线不清晰,要参考汽车产业政策。

据说在每一个广告公司,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你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Layout,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张图是有版权的。

据说在每一个广告后期音乐制作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作曲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挂的插件,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 L3有点儿压过了。

据说在每一个航模俱乐部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模友的身边,扫一眼模友的航模,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个怠速针挑的有点高了,点火器可以适当的放长一点时间。

据说在每一个后期机房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偶然经过非线机房,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夹帧了。

据说在每一个化学实验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他经过一个post. doc. 身边,扫了一眼反应瓶,低声提醒对方到:生成异构体了。

据说在每一个环艺学校,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学生身边,扫一眼3DMAXS制图,低声提醒对方说:你没有贴好材质。

据说在每一个会计师事务所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Manager的身边,扫一眼报告上的报表和附注,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数字不tie,报表没平。

据说在每一个会计事务所,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会计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资产负债表,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帐没配平。

据说在每一个会计事务所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审计助理的身边,扫一眼桌上的账目,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凭证有诈。

据说在每一个会议室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会议室门口,扫一眼分会场,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有地市掉线了。

据说在每一个机械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技术员身边,扫一眼公差序列,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过渡配合了。

据说在每一个基金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他经过一个操盘手身边,扫一眼K线图,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破位了套住。

据说在每一个驾校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练桩场地,向倒桩的学员扫了一眼,低声提醒说:压住离合,快回,要撞杆了。

据说在每一个建筑设计公司,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设计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图纸,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疏散宽度不够。

据说在每一个建筑设计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设计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平面图,会低声提醒对方说:不对,容积率低了。

据说在每一个建筑设计院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设计师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图纸,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要考虑偏心。

据说在每一个建筑事务所,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经过一个建筑师的身边,扫一眼电脑屏幕,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这间房疏散距离不够。

据说在每一个教室里, 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 当她经过每一个考生旁边, 扫一眼试卷上的题目, 会低声提醒对方说: 用右手结合楞次定律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