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里孙雪娥:悲剧结束了吗?

“说是小妾不是小妾,说是丫鬟不是丫鬟”,这就是《金瓶梅》里西门庆的第四房小妾孙雪娥在西门府的尴尬境遇。说丫鬟,她有名份,说小妾,她没地位。她没有潘金莲的心机,也无李瓶儿的风骚,更没有吴月娘无法动摇的“大妇”权力,甚至还不及那个仆妇宋惠莲让西门庆喜欢。

一部《金瓶梅》道不尽的风流韵事,写不完的女性悲剧,是一部女人的耻辱心酸史。

若说金瓶梅里哪个女人的遭遇最能反映封建社会妇女的辛酸和悲凉,当属孙雪娥。她一生都被命运无情地捉弄,仰人鼻息、艰难而卑微地活着,从没享受过真正的爱情,最后孤独地死在妓院里,结局极为凄惨。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造成孙雪娥悲剧人生的根缘,离不开当时的社会现状,离不开西门庆的残忍,当然也有她自身的原因。

在《金瓶梅》第九回介绍了她的出身:先头陈家娘子陪嫁的,名唤孙雪娥,约二十年纪,生的五短身材,有姿色,西门庆与他戴了鬒髻,排行第四。她本是西门庆已故夫人陈氏的陪房丫头,因年轻漂亮,被西门庆收为第四房小妾,人称四娘,其实就是一个天天和锅碗瓢盆儿打交道的厨娘。她虽然个子不高,但是清瘦可爱,尤其是皮肤白皙娇嫩,这一点连西门家的奶娘如意背地里都夸道:“别的也罢了,你们家四娘的皮肉倒白净,跟俺娘(六娘李瓶儿)差不多,娇小玲珑,让人也爱她。”言语中道出孙雪娥的娇柔美丽。最重要的是她还烧得一手好菜,而西门庆不仅迷恋女色,还贪吃,对这样一个时时处处都以利益为上的人来说,身边这样一个小美人,不要白不要,给她一个名分,让她踏踏实实替自己管好厨房,张罗好一大家子的饭菜,再合适不过了。可对于孙雪娥,被西门庆占有并收了房,她是不是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兴奋呢?我想在她的心里,曾经也有过一时地开心。想想自己从一个奴才升为主子,又做的一手好菜,一定能拴住西门庆的心。谁料,西门庆就是一个贪吃好色之徒,他一直就是在利用孙雪娥,当占有她之后玩儿够了,发现她没有其他女人风骚妩媚,便在吃饱喝足之后拍拍屁股走人。孙雪娥性格软弱,既不会撒娇,也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只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不然她的结局也不会那么惨。

在当时中国封建妻妾制的社会里,妻与妾的地位极不平等,这在《大明律》中有明确的规定。这种妻妾不平等在《金瓶梅》里体现地淋漓尽致,小妾对奴才而言是主子,但在主子之中实为奴才。孙雪娥是陈氏的丫头,是奴才的身份,陈氏死后,她无依无靠,在西门庆这个暴君加淫贼面前,她更多的是惧怕,哪有什么爱。正是这种心理,让她在众人面前一直都是唯唯诺诺,夹着尾巴做人,因此即使是后来的五姨太潘金莲和六姨太李瓶儿,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金瓶梅》里孙雪娥:悲剧结束了吗?

西门庆之所以把她收房,一方面是她有些姿色,另一方面是看中了她的厨艺。都说要拴住男人的心,首先拴住他的胃,这话在孙雪娥身上却不尽然。以西门庆风流放荡的性格,怎可能被一个女人拴住,在他眼里孙雪娥本质上还是一个奴才,让她“率领家人媳妇,在厨中上灶,打发各房饮食”,不过是给她点甜头儿,让她当个厨房总管,长期为自己效力罢了,这西门庆还真是一个无耻之徒。

想那诺大的西门府,每天迎来送往,几十口人的一日三餐,什么果品糕点、宵夜零食等等,三天一大宴,五日一小宴,即使有丫头媳妇帮忙,孙雪娥的工作量也是非常大的。虽然付出的劳苦多,但得到的却是最少,你们说她窝囊不窝囊?饭做得再好,却不解风情,这样的女人,西门庆能喜欢吗?也就是一时的新鲜,新鲜劲儿过了便把她抛在脑后。这样的生活对孙雪娥来说非常压抑,她又没办法解脱,其实她根本就没得选择,西门庆就是个恶棍加流氓,孙雪娥不敢争辩,也不敢逃跑,只能默默承受。

小说中写西门庆来孙雪娥房中留宿的时候极少,“有一年多没进他房中来”,只有一次是喝得酩酊大醉,摇摇晃晃地就闯进孙雪娥的房间。孙雪娥忙不叠地铺床熏香,伺候西门庆睡好,然后就是“一宿无话”,既然“一宿无话”说明两个人并没有同房,这也充分说明西门庆看不上她。自己的男人不待见,所以她便没有经济来源,妻妾姐妹们凑钱玩耍饮酒,她从不参与,能躲就躲。时间久了,人们习以为常,更没人拿她当盘菜。因此每次上台面招待客人都没她的份,吴月娘带众妾外出游玩,就让她看家,从没把她当做妻妾中的一员。

《金瓶梅》里孙雪娥:悲剧结束了吗?

俗话说若要别人看得起,首先得自己看得起自己。在女人扎堆的西门府里,论家世与财富,她比不了孟玉楼和李瓶儿;论妖娆和风情万种,她比不了潘金莲,因此她极度自卑,即使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也不敢争辩。

鲁迅先生在《我之节烈观》一文中说:“……古代社会,女子多当作男人的物品,或杀或吃,都无不可……”在以男权为主导的封建社会,女人没有地位,更谈不上人权,那种痛苦,甚至能够苦到麻木,她们受到不公的待遇,沦为生育的工具。如果不是正妻,生的孩子一般也得不到重视。大多女人甘愿认命,因为反抗的结果就是结局更为悲惨,这让女人们望而怯步,甚至认为这就是女人的命,这样扭曲的心态正是长期地被压迫造成的。而孙雪娥正是这样的心理状态,习惯了被无视,习惯了被欺负。

在《金瓶梅》第四十回里,西门庆给妻妾们做衣服,吴月娘是两套锦袍,四套妆花衣服;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是每人两套罗缎衣服,一件缎子袍;而孙雪娥只有两套衣服,没有袍子。这样明显的差别,在西门府里早就成了惯例。西门庆厚此薄彼,她心里虽有怨言,却不敢说,加之常年独守空房,女人正常的欲望被压抑着。她是个女人,也希望得到男人的抚慰和爱护,她在西门庆那里得不到爱,心灵与肉体都忍受着煎熬。这时候来旺出现了,他是西门庆身边最得宠的小厮,来旺也看出这个“主子”内心的孤独和寂寞,于是经常施一些小恩小惠给她,这来旺虽然长得丑, 但毕竟填补了孙雪娥心灵的空虚,因此,一来二去,两个人好上了。其实孙雪娥也是想借来旺来引起西门庆的注意,借来旺来实现一种寄托。哪知道西门庆和来旺的媳妇儿宋慧莲好上了,而来旺又来勾引西门庆的小妾,这真是莫大的讽刺!想那来旺也有些手段,一定让孙雪娥得到了从未享受过的快乐,因此才心心念念地盼着和他私奔。

《金瓶梅》里孙雪娥:悲剧结束了吗?

其实孙雪娥之所以看上一个下人,在我看来归根结底还是西门庆的原因。她屡次遭到西门庆的暴打,又加上在西门府里不公正的待遇,最终导致她对西门庆彻底死了心。

第一次挨打是因为西门庆想吃荷花饼,便吩咐孙雪娥去做。孙雪娥认定是潘金莲在挑拨,成心为难自己,就和潘金莲的大丫头春梅吵了几句,这本来是一件小事儿,没想到被金莲添油加醋一番挑拨,激怒了西门庆,他冲到厨房,把正在做饭的孙雪娥一顿痛打,嘴里还骂道:“好贼歪剌骨,我亲自听见你在厨房里骂,你还搅缠别人。我不把你下截打下来也不算。”

孙雪娥含冤无被打,跑去找吴月娘哭诉,狠狠的告了潘金莲一状,正巧被潘金莲听到,于是冲入房中和孙雪娥吵骂起来。潘金莲哪受得了这种气,又将被骂之事煽风点火儿的地告诉西门庆,使西门庆又一次暴打了孙雪娥,使其再不敢较真,但是也留下了祸根,最后潘金莲的死也和孙雪娥有关。

在其他妻妾面前被自己的男人暴揍,可想而知孙雪娥心里又羞又气,因此他对西门庆极度失望,和来旺有了私情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怎奈好景不长,这事儿传到了西门庆耳朵里,她又挨了一回揍,和来旺的“爱情”也被扼杀了。

《金瓶梅》第十一回里,西门庆闻听孙雪娥与下人来旺有染时,“这西门庆心中大怒,把孙雪娥打了一顿,被月娘再三劝了,拘了他头面衣服,只教他伴着家人媳妇上灶,不许他见人。”从此,她在西门府里彻底抬不起头来,一心只想着什么时候能逃离这个魔窟。

《金瓶梅》里孙雪娥:悲剧结束了吗?

机会来了,被西门庆用计发配出外的来旺,得知西门庆死了的消息,便乔装回来悄悄私会孙雪娥。这次孙雪娥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心只想着和来旺私奔,怎奈她却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不该偷拿西门府的金银珠宝。其实她就是个做饭的丫头,以她的头脑怎么能想像的到后果会那样严重,她只想着带点儿钱和心爱的人一起远走高飞,开始新的生活。

两个人私逃没过多久,孙雪娥就被官府抓住,官卖周守备府,落到了庞春梅的手里,下厨为奴(《金瓶梅》第九十回)。后来因庞春梅要在守备府中安插情人陈经济,因当初在西门府里,孙雪娥和春梅又有过过节,春梅怕孙雪娥告发,便狠心把她卖到娼门,令她饱受摧残(《红楼梦》第九十四回)。守备府周秀的亲随张胜出于同情包下了孙雪娥,没多久张胜杀死了陈经济,自己也被杖杀,孙雪娥怕受到牵连,在极度惊恐之中自缢身亡(《金瓶梅》第九十九回),终年34岁,这正是一个享受人生的好年龄,孙雪娥却无奈地走向死亡。

《金瓶梅》里孙雪娥:悲剧结束了吗?

如果不是被卖给陈氏做丫头,或许她会嫁一个老实人平平静静地过一生,以她的厨艺,或许自己开个小饭店,妇唱夫随也是有可能的。可是历史就是这样无情,现实生活中没有“如果”,只有“必然”,什么样的性格造就什么样的命运。她曾经试图抗争,却一次次失败,最终把自己推入深渊……

可怜的孙雪娥就这样结束了悲苦的一生,她在西门府里没有尊严没有地位,稍有不慎就会被西门庆暴打,(因为干活的出错呀!她不明白,维系自己地位的不是你干了多少活,而是赢得西门庆多少欢心。)她就像一颗小草,艰难而卑微地活着,或许只有死亡才能令她真正地解脱。

孙雪娥的悲剧不仅是那个时代的悲剧,更是当时和她有同样遭遇的众多妇女的悲剧。在那样不平等封建礼教的压迫下,她们象蝼蚁一样艰难的生存,没有地位、没有未来,可怜、可悲、可叹,又可恨!

孙雪娥的悲剧结束了吗?要我说没有,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无数个孙雪娥依然承受着这样或那样的痛苦和折磨,历史的车轮总在不停地循环,很多时候,历史与现实总是惊人的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