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军人是怎么解决性生活问题的?这个事情仿佛有些敏感,但食色性也,人嘛都有这个需求,说开了也没啥的。我总结了一下,大约有这么几种:一是组织解决的;二是靠随军家属的;三是自己私藏的;四是凭本事获取的;五是强迫他人的。无非就是这么几种,再没别的渠道。

古代军人,性生活

一、组织解决

这个事情早了。

管仲(约公元前723年-公元前645年),姬姓,管氏,名夷吾,字仲,谥敬,春秋时期法家代表人物(班固《汉书·文艺志》),颍上人(今安徽颍上、或郑州登封颍河上游),周穆王的后代。是中国古代著名的经济学家、哲学家、政治家、军事家。被誉为“法家先驱”、“圣人之师”、“华夏文明的保护者”、“华夏第一相”(叶曼《管子思想中的大智慧》,山东电子音像出版社)。

当然,管仲也有一项大发明,即是他发明了女闾。什么是个女闾呢?最早是指宫中的淫乐场所,后来代指妓院。《战国策·东周策》:“齐桓公宫中七市,女闾七百,国人非之。”意思很明确,齐桓公后宫中就有这玩意。它有发明人就是管仲。清代学者周亮工《书影》卷四:“女闾七百, 齐桓徵夜合之资,以佐军兴,皆寡妇也。”

关于这个事情的记载还有很多,我们不一一列举。据说,管仲当时设立妓院,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从中收税以作军费。但他没想到了,他的此举取得了巨大成功,那些没地方去的哥们有了好去处。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影响下,春秋各国纷纷效仿,后世的封建统治者也从此让娼妓制度获得合法地位。甚至有人说,一些娼妓们还奉管仲为“保护神”,并将这一习惯也延续到了后世。

这个没什么含金量的举措,让别国一看就会,甚至还有了创新。根据《吴越春秋》记载:越王勾践为报仇复国,把军队都集中在北山之上。为了慰劳军队,鼓舞士气,他便“输有过寡妇于山上,使士之忧思者游之,以娱其意”。

好了,就此打住!

古代军人,性生活

二、随军家属

关于这条什么级别的人可以带,有哪些详细的规定,我没能查到。但通过一些影视作品和书籍,我们看到这事儿是有的。比方说《楚汉传奇》中,项羽有虞姬,刘邦有戚夫人,其他的王也都有家室。降一个等级,樊哙有吕氏的妹妹,夏侯婴也有个妻子,都在军中。只是我搞不清什么级别的将领才可以带妻妾在军中,只能求助高人了。另外是我看到一些战地墓葬,有一些战死的将军是合葬墓,判断当时是有这方面规定的。另外根据《汉书·文艺志》著录,公元前154年,晁错向汉景帝提出守边备塞的策略,认为过去朝廷每年派兵卒轮流守卫边境,但这些兵卒不熟悉敌情;不如选派携带家眷前往垦殖的人员。(晁错 《守边劝农疏》:陛下幸忧边境,遣将吏发卒以治塞,甚大惠也。然令远方之卒守塞,一岁而更,不知胡人之能,不如选常居者,家室田作,且以备之)这个“政策”到汉武帝时才实现的,当时的汉朝政府不但让开发边疆的军人们带家属,还给他们房子。

古代军人,性生活

三、自己私藏

公元前99年,李陵率领五千步兵从居延出发,向北行进三十天,在浚稽山扎营,但却被匈奴三万多骑兵包围。李陵军驻扎在两山之间,以大车作为营垒,匈奴见汉军人少,径直扑向汉军营垒。

李陵挥师搏击,千驽齐发,匈奴兵应弦而倒。匈奴军败退上山,汉军追击,杀匈奴兵数千。单于大惊,召集左贤王、右贤王部八万多骑兵一起围攻李陵。李陵向南且战且走,几天后被困在一个山谷中。李陵誓与匈奴决以死战,斩杀匈奴三千多人,边战边向东南方向突围,但到了四天,却被大片沼泽芦苇挡住去路。

匈奴军在上风头纵火,李陵也令将士放火烧出一块空地才得以自救。又退到一座山下,单于已在南面山头上,命他儿子率骑兵向李陵发起攻击。

李陵的步兵在树林间与匈奴骑兵拼杀,又杀匈奴兵数千,并发连驽射单于,单于下山退走。随后,李陵要部下把旌旗都砍断,把珍宝埋藏在地下,决心于夜间突围,但突围之时李陵却被俘了。他的部下四散逃命,逃回塞内的仅四百余人。

这里面有着这么一个细节:部队打着打着没什么战斗力了李陵说:“我军士气不如前,又鼓不起来,是何原因?莫非是军中有女人么?”原来,军队出发时,有些被流放到边塞的关东盗贼的妻女随军作了士兵们的妻子,大多藏匿在车中。李陵把她们搜出来用剑杀掉了。第二天再战,果然斩匈奴首三千多。《汉书·李广苏建传》:“陵且战且引,南行数日,抵山谷中。连战,士卒中矢伤,三创者载辇,两创者将车,一创者持兵战。陵曰:“吾士气少衰而鼓不起者,何也?军中岂有女子乎?”“始军出时,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随军为卒妻妇,大匿车中。陵搜得,皆剑斩之。”

这是自己私藏的。

古代军人,性生活

四、凭本事获取

这个有我们今天说的“一夜情”的意思。薛万均(?-公元641年),唐朝将领。贞观十三年(公元639年),以交河道行军副大总管的身份与侯君集击高昌,就遇到了这么个事情。据《新唐书》记载,他本来以平灭高昌的战功进封潞国公,但很快他就受到朝臣的弹劾,说他与高昌女子私通。薛万均不服,要同高昌女子去大理寺与告发者对辩。唐太宗想要追究他的罪过,魏征予以劝谏,“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现在让薛万均与一个亡国女子对质风流韵事,即使事情属实,也是小事而已,如果只是传言,会产生很不好的影响”,唐太宗听从其言,不再理会这件事。这一点,不多说了人们也是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