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一词,由于近年来曝光量颇高,成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新生词汇之一。词虽新,事却不新。放眼浩淼中国古代史,一批野心勃勃的“孝顺子孙”勇往直前“坑”着他们可怜的爹,比起如今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天就给你介绍几位坑爹的主儿,他们坑的可是大名鼎鼎的爹啊!

狄仁杰的生祠被人砸毀

狄仁杰是一代名相,他的事迹与传奇大家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今天只给你说说百姓为他建生祠一事。

696年,契丹作乱,攻陷冀州(今河北临漳),一时间河北震动。为了稳定局势,武则天起用狄仁杰为魏州(今河北大名)刺史。狄仁杰到职后,改变了前任刺史尽趋百姓入城,缮修守具的作法,让百姓返田耕作。契丹人听闻后,退兵而去。狄仁杰任魏州任上,因为勤政爱民,政绩卓著,在他调离后,当地的老百姓为他建立了生祠,岁岁祭拜。

就是这样一位人人敬仰的贤能之士,在他死后不久,老百姓却将为他建的生祠而砸毁了。为何?因为他生了个坑爹的儿子。

元芳,你怎么看?

新旧唐书的狄仁杰传中,都提到了狄仁杰有一个儿子叫做狄景晖,这个人官声很不好。《旧唐书·狄仁杰传》中说:“其子景晖为魏州司功参军,颇贪暴,为人所恶,乃毁仁杰之祠。”《新唐书·狄仁杰传》中说:“景晖,官魏州司功参军,贪暴为虐,民苦之,因共毁其父生祠,不复奉。至元和中,田弘正镇魏博,始奏葺之,血食不绝”。

狄景晖曾经官至魏州司功参军,官不算大,却作威作福,又贪婪又暴虐,激起了民愤。狄仁杰曾经做过魏州的地方官,当时没想到他的儿子如此恶劣,当地人实在忍无可忍,一气之下砸毁了狄公的生祠,连带着人们对狄公曾经的敬仰荡然无存。

海瑞的子孙靠走私致富

生前连肉都吃不起的海瑞,用一生的自律赢得了廉洁奉公的名声,在死后得到了皇帝的追赠。你不知道的是,他有个过继的儿子却利用他的光环积累了巨额财富,成为富甲一方的大佬。

海瑞塑像

《明史·海瑞传》中强调海瑞没有子嗣。明代进士梁云龙(梁云龙是海瑞的侄女婿)在《海忠介公行状》一书中,却给世人呈现了一个庞大的琼州海氏豪门。海瑞有一个堂弟叫海珥,海珥的二儿子叫海中适,过继给海瑞。虽然海瑞生前尚未正式过继,但已确定关系。海中适生有一子叫海述祖。

海中适尽管头顶海瑞的光环,可是海氏家族的这一支在科举仕途上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相反海中适利用家族在广州市舶司海口总口的影响力,做起了贸易生意。到了海中适儿子海述祖一辈,家资已经相当的丰厚,可以说海述祖已经是富甲一方的有钱人,在当时的琼州堪称首富。海述祖这位官二代的儿子,财富却是通过走私获得的。

龚自珍的儿子是个“带路党”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一读起这首诗,我们就想起清末著名诗人与思想家龚自珍。龚自珍是中国改良主义运动的先驱人物。他清醒地看到了清王朝已经进入“衰世”,是“日之将夕”;他批判封建统治的腐朽,揭露封建社会没落趋势、呼唤改革风雷的风气。多么正能量的一个先贤啊!但是,他的儿子龚橙(号半伦)却是个引着洋兵去烧圆明园的“带路党”。

圆明园

据冒鹤亭《孽海花闲话》载,英国公使威妥玛在礼部大堂议和时,龚半伦也赫然在座,席间对大清的谈判代表恭亲王奕訢,百般刁难。恭亲王气愤不过,质问他道:“龚橙你世受国恩,为何为虎作伥?!”谁知龚半伦并不尴尬,反而厉声说:“我父亲不得入翰林,我穷到靠外国人糊口,朝廷于我龚氏,何恩之有?!我本是良民,上进之路被尔等堵死,还被贪官盘剥衣食不全,只得乞食外邦,今你骂我是汉奸,我却看你是国贼!”

难怪有人说,鸦片战争以后,就开启了一个汉奸有理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