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美国人一直对越战耿耿于怀,他们对越战的失利,也可以找出种种的理由,但是有人发现其实美国人很少谈到朝鲜战争,因为他们对这场战争的失败难以理解。上甘岭战役,美军并不明白,为什么只要山上还有一名志愿军战士,他们就休想占领阵地。他们也更无法想像,那用自己的胸膛去堵枪眼的人,和拎着爆破筒与敌人同归于尽的人。有人这样讲,美国不是在军事上输给了中国,是在精神上输给了中国。

凤凰卫视2010年10月15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1952年的11月13日,这一天是上甘岭战役打响后整整一个月。在30天里,597.9和537.7高地,早已经成了两座被烤糊的土坡。不仅如此,上甘岭还成为了可怕的战争黑洞,一个月来这里吞噬了敌对双方无数年轻的生命。在很多年后,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他说上甘岭刚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有目标的军事行动,而之后发展成为一场残忍的挽救面子的赌博。

当一方获得暂时优势的时候,另一方马上就投入更大的赌注,也许正是如此,上甘岭的反复争夺,让双方都打红了眼。面对着漫山遍野的尸山血海,上甘岭的战斗超越了军事目标的达成,更多的成为了一场军人意志和尊严的角力,这也使得上甘岭演变成了绞肉机式的血腥战争。

解说:上甘岭虽然历经一个月的战火涂炭,但两军并没有偃旗息鼓的意思。对于两个高地的争夺也丝毫没有放松,依然重复着每天轰炸、进攻、防守、争夺阵地的循环往复。对于朝鲜半岛来说,这场战役是1952年底朝鲜三八线上爆发的规模最大、最受世界关注的一次军事行动。

虽然从广义上来说,世界上有18个国家和地区卷入和参与到了朝鲜战争,但从触及根本利益上来说,主要涉及了4个国家、6个集团,他们是北朝鲜、南朝鲜、中国、台湾、苏联和美国。关于朝鲜战争到底谁是真正的受益者,有很多的说法。从斯大林的角度看,中国和北朝鲜同美国打一场大仗,对他有说不完的好处。

苏联没有费一兵一卒就摸清了美国的军事实力,同时朝鲜战场又牵制了大量的美国军力,斯大林觉得资本主义阵营里面,德国和日本两个军事强国刚刚战败,苏联的军事实力日益强大。他在给毛泽东的电报说,如果打起第三次世界大战,我们应当害怕这一前景吗?如果大战不可避免,那么让它现在就来吧。

远在万里之遥,退守在台湾的蒋介石,其实对于朝鲜战争一度无比的兴奋。他甚至不止一次的要求美国让台湾的部队参战,他甚至觉得这是一次反攻大陆的绝佳时机。然而美国政府一直没有同意蒋介石的请求。但朝鲜战场从一定意义上延缓和阻碍了毛泽东收复台湾的计划,挽救了国民党的危局。

朝鲜战场中的南朝鲜得到了美国的保护,这使得李承晚政府成为了美国的盟友。南朝鲜从此融入了资本主义阵营和世界的经济圈,对于整个国家的发展和走向奠定了基础。而中国也因为朝鲜战争提升了在国际上的地位,更因为苏联所提供的六十个师的武器装备,让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全面提升。中国还从苏联得到了各种工业技术的支持,获得了苏联专家的现代化经验与知识,培养了至关重要的一大批工业人才和技术骨干。

解说:从这一系列的分析中,似乎美国人在朝鲜战场上并没有得到任何的便宜。也怪不得美国首任参联会主席,五星上将布莱德雷后来说,朝鲜战争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而此时此刻,上甘岭一战的缔造者,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在继续进攻上甘岭的时候发现,自己手中的王牌部队美军第七师已经被打的七零八落了。

许述(南京政治学院军事历史专业博士研究生):而且美国有一个忌讳,就是他一般会避免一种情况,就是这个营,或者整个连成建制的消灭,就算他马上只有一步就打到那个地方了。他这个连必须剩一个人,全打光了他很忌讳这个。如果再打,我们哪个建制、哪个连、哪个营就没了,不能再打了。

解说:范弗里特在无兵可用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他叫丁一权,此人本是南朝鲜总参谋长,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这座学校也算是军事名校,中国的很多政要包括蔡锷、蒋百里、孙传芳、阎锡山、何应钦都能曾经在这里就读过。丁一权此后还在美国经历了系统的军事培训,范弗里特希望丁一权接替美军,让韩二师的部分进攻上甘岭。

许述:当时韩二师来接这个事的时候也很是窝心,说你们比我们厉害,你们都打不赢,让我们来,你们太不仗义了。但是他们骨子里也想来,你们美军打不赢,如果我们打赢了,那多长我们志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