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上世纪70年代至今,韩国方面曾在非武装地带附近先后发现四条朝鲜地道。其中第三地道最为有名。它是在1978年10月17日被发现,位于板门店南侧4公里处,距离最近的韩方村庄只有3.5公里。地道宽2米,高2米,总长1635米,能在1小时内通行1万名武装士兵或3万名非武装士兵。联合国军司令部曾称,第三地道可同时通过3-4列携带重武器的朝军,一小时内可转移1个师的装备。

驻防三八线的朝鲜军人(来源:资料图)

本文摘自《看历史》2012年12月刊 作者:周海滨 崔向升

朝韩非武装地带DMZ(demilitarizedzone)位于三八线,在这个至今仍保存强烈神秘感的地带,四条地道曾经尘封在地下。朝鲜战争结束时,非武装地带变为和平地带,但是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此后这个和平之地成为渗透与反渗透的交锋之地,直至今天,这里依然笼罩着冷战的森严气氛。

汽车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绕行着,两侧是密布的铁丝网和骷髅雷区标志。这里是北纬38度线穿过的朝鲜半岛区域。

在朝鲜战争(韩国称韩战)60周年之际,我来到了韩国考察朝韩非武装地带DMZ(demilitarizedzone)。韩国朋友朴丰国说,我们暂且不去讨论这场战争的对与错,三八线都是每个中国人应该来看的地方,毕竟这是你们父辈付出鲜血和生命的地方。

朝韩非武装地带DMZ(DemilitarizedZone),指的是根据停战协议禁止武装的地域。朝鲜战争结束时,联合国军和朝鲜以休战为前提设定军事分界线,即北纬38度线,并以这条线为基准,南北各撤退2公里的区域,为非武装地带。南北军事分界线全长241公里,共有1291个黄色的界标,向着韩国方向界标用英语和韩语书写,而向朝鲜方向界标的则用朝鲜语和中文书写。

朝韩边境的神秘地道

上世纪70年代至今,韩国方面曾在非武装地带附近先后发现四条朝鲜地道。其中第三地道最为有名。它是在1978年10月17日被发现,位于板门店南侧4公里处,距离最近的韩方村庄只有3.5公里。地道宽2米,高2米,总长1635米,能在1小时内通行1万名武装士兵或3万名非武装士兵。联合国军司令部曾称,第三地道可同时通过3-4列携带重武器的朝军,一小时内可转移1个师的装备。

我们沿着韩国为方便参观挖掘的的隧道进入第三地道,在隧道步行不到十分钟,便进入了真正的地道,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个从地面上挖下来的圆孔,随行的韩国导游说:“当年发现地下可能有地道后,美国大兵和韩国士兵就往地下打孔,然后往下面灌水,如果水冒出来就没有地道,一旦水长灌不止,下面就是空的,必有地道。”

虽然时值夏日,地道内却阴暗潮湿,十分凉爽。地道壁是暗红色的花岗岩,在如此坚硬的花岗岩中开凿地道,还要在秘密情况下进行,艰难程度难以想象。

该地道深入“军事分界线”韩方一侧435米。在这里,即使韩国人想要探访,都必须在事先征得军方的同意才可。外国人不能进行个人观光,只能组队办手续进行观光。

朝鲜政府并不承认他们是有意挖掘直指首尔的地道。他们解释说,矿工在找煤的时候误挖到了韩国境内,墙壁上有煤灰为证。参观过程中,我发现在坚硬的石质洞壁上不时有煤灰抹在上面,但是这个岩石地带不像能产煤的地方。地道的岩壁上多个挖掘孔被圈住,配的解说文字中说,这是朝鲜为埋设炸药打下的孔口,每个孔口的方向都是朝南的。

虽然韩方坚称这些地道是朝鲜方面挖掘的,并称这是他们为了在战时向韩军后方“渗透”的秘密地道。双方为此事争论的沸沸扬扬很久,目前还是各执一词。

地道内有电力和排水系统。每隔一两米左右就有一个电灯,虽然灯光不太亮,但并不影响行走。据说在发现时,地道就已经通上了电。而地道的排水系统堪称一绝,按照5°的倾斜角挖掘,一旦渗出地下水,水自会顺势流到洞外。

大概走了400多米,地道到朝韩双方的军事分界线就无法前行了,铁丝网和铁门挡住了去路。地道管理方的管理员在我们入地道前就告诫不要穿越铁丝网,如果回不来后果自负。其实,如果执意要“越界”去朝鲜看看也是过不去的,因为有三道铁门严防死守着。

在地道中韩国设置的中文介绍牌:前面的第三遮断壁距离军事分界线170米,距离地面的垂直深度为73米,内部有第二遮断壁和为了防止北韩南下设立的第一遮断壁,因此不能再向前进。地上为非军事地区,自1953年停战以后50年来没有任何人进入。

地下朝鲜

韩国《时报朝鲜》周刊今年初还曾披露4条地道的内幕。

1971年,一份情报部门呈上的越军地道打击美军的材料摆在了金日成的办公桌上。同年9月25日,他秘密召见劳动党对南工作总负责人金仲麟和人民军总参谋长吴振宇,提出挖地道南下的想法,“一条地道的作用胜过10颗原子弹”的说法也由此而来。

朝鲜政府颁发一道密令:驻“三八线”非军事区的每个朝鲜人民军作战师,至少得挖出两条通向韩国的地道。驻韩国的联合国军司令部很快就获得了这一绝密情报,但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脚下的岩石能被挖穿。

朝鲜秘密从瑞典等国购入最新型的挖掘机,以“建设特殊工程”的名义,于1972年5月开始实施挖掘。1974年2月,吴振宇等人亲赴挖掘现场,督促工兵部队确保提前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