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然而,不鬼点,能上史书吗?或者这样说,能上史书的,都是极鬼的人,不管好人还是坏人,问题是怎么一个鬼法而已。朝中好人要都老实得一根筋,跟坏人斗不起来,也不禁斗,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权谋萧杀。

本文摘自《历史的性格》,作者:刘义光,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吕蒙字子明,汝南富波(今安徽阜南)人,打小跟随姐夫邓当在孙策部下效力。邓当死后,他升任别部司马,代邓当领兵。后来屡立战功,历任平北都尉、横野中郎将、偏将军等职。

一天,孙权对吕蒙说,你现在身居要职,应该注意多读书。吕蒙和李云龙一样,认为军人只要会打仗就可以了,读什么书,就以军中事多为推脱。孙权对吕蒙的态度很不满意:“我难道要你钻进书堆,当个博士吗?不过是要你浏览书籍,多知道些过去的事情。你说你事情多,难道还会多过我?我就经常读书,自以为大有益处。”吕蒙听了孙权的话,很惭愧,当真开始读书。

汉献帝建安十五年(210)冬,鲁肃接替周瑜出任大督都,路经寻阳(今湖北黄梅),与吕蒙闲扯。越扯,鲁肃越感到吃惊,因为眼前的吕蒙跟过去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他惊奇地对吕蒙说:“卿今者才略,非复吴下阿蒙!”鲁肃这句话在历史上很有名气,接着吕蒙讲出了一句更有名气的话:“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大兄何见事之晚乎!”后来吕蒙接替鲁肃统帅吴军,成为一代名将。

这则典故现在也入选中学语文课本,我读过很多次,每次读都有一种感动。孙权的“但当涉猎,见往事耳”的读书态度,很符合诸葛亮的脾气。

建安初,诸葛亮在荆州,未出仕,与颍川石广元、徐元直、汝南孟公威等交好,一起讨论学业。石广元他们三人读书,务于精熟,把前代典章制度记得很牢。而诸葛亮读书,拣重要的来看,独观其大略。每天早晚,他们三人都抱着书本死背,而诸葛先生却显得闲暇,常常双手抱着膝盖,在竹林里长吼(长啸,一种养生方法)。诸葛先生一次对他们开玩笑说:“你们三人都可以做到刺史郡守一级。”三人问其所至,诸葛亮笑而不答。显然诸葛先生认为,他们的读书态度作为学者可取,而对于有志从政的人来说,并不可取。

也是三国,另有一则相当好的读书态度,我指的是官员的读书。

蜀汉大司农(财政部长)孟光,向刘禅的老师郤正了解太子最近在读什么书,学识有什么长进。郤正回答说:“太子对父亲很孝顺,有古世子之风;接待群僚,也很有礼貌。”孟光说:“这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都能做到的,我问的是,太子治国的本事如何了?”郤正认为,太子既能做到忠孝,又懂礼貌,就不会乱来,而智调权略,藏于胸怀,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看样子,郤正有点生气。

孟光知道郤正一根筋,得点拨点拨他。于是说:“我这人说话很直,你不要介意。现今天下大乱,应多教些谋略方面的东西,这才是当务之急,才可以在强手如林的乱世中存身。储君读书,哪能像我们一样,竭力博识以待访问,如博士探策讲试,以求爵位邪!”郤正认为有道理。

孙权没明说的话,孟光直捅捅地说出来了,吕蒙通过读书读懂了孙权的意思,鲁肃也观察出来,所以才和吕蒙拜把子成兄弟。而郤正也转过弯来,可惜刘禅扶不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或者有人要说,这不是教人学鬼吗,明摆着厚黑学嘛。确实是。然而,不鬼点,能上史书吗?或者这样说,能上史书的,都是极鬼的人,不管好人还是坏人,问题是怎么一个鬼法而已。朝中好人要都老实得一根筋,跟坏人斗不起来,也不禁斗,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权谋萧杀。只是所谓的好人与坏人,他们的人生底线不同罢了,或者纯粹为了功名利禄,或者为了人间正道。永乐二十二年(1424)十月丁卯,皇帝给大学士杨士奇等的上谕中说:“朝廷所重安百姓,而百姓不得蒙福者,由牧守匪人,牧守匪人由学校失教,故岁贡中愚不肖十率七八。古事不通,道理不明,此岂可任安民之寄?”此中深意不知当今的为官者能否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