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而在弘治朝,另一个人,却响亮地喊出了“光复大元”的口号,而且很执着,从弘治朝喊到了正德朝,一喊就是一辈子。当然,也一辈子没实现。

虽然如此,这人一辈子却足够折腾,折腾明王朝,折腾自己人。他既是朱祐樘一辈子的对手,也是蒙古民族历史上顶天立地的英雄,他的功业虽不及成吉思汗这样的人物,但一生却在向这位最优秀的模范看齐,而他所遗留下的制度,甚至影响到今天内蒙古地区的地理划分。

本文摘自《被遗忘的盛世》,作者:张嵚,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看清朝题材的武侠剧,不会陌生“反清复明”这个词,围绕这个词的爱恨情仇刀光血影,武侠的戏演了不少。

可说“反明复元”,大家就比较陌生了。毕竟在明朝,这个词少得很,但少得很,不代表没有。“土木堡之变”瓦剌首领也先活捉了明朝皇帝朱祁镇,就曾大喊过“是上天要我光复大元啊”,可接着就在北京保卫战里被于谦打得灰头土脸。所谓光复大元,也就是说说而已。

而在弘治朝,另一个人,却响亮地喊出了“光复大元”的口号,而且很执着,从弘治朝喊到了正德朝,一喊就是一辈子。当然,也一辈子没实现。

虽然如此,这人一辈子却足够折腾,折腾明王朝,折腾自己人。他既是朱祐樘一辈子的对手,也是蒙古民族历史上顶天立地的英雄,他的功业虽不及成吉思汗这样的人物,但一生却在向这位最优秀的模范看齐,而他所遗留下的制度,甚至影响到今天内蒙古地区的地理划分。

这个人,全名叫做巴图蒙克,《明史》上称他为小王子,而在草原群雄逐鹿的滚滚征尘里,他有一个响亮的名号:达延可汗。

说起这个人,我们需要抽丝剥茧,对照明王朝这几十年的政局变化,讲讲蒙古草原都发生了什么。

先从土木堡之变说起,俘虏朱祁镇的,是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而事实上,当时的也先虽然是蒙古草原势力最强大的部族,也是把持大权的实际统治者,但是他并非蒙古部落的可汗,名号只是“太师”。按照中国历史的常用说法,这叫“挟天子以令诸侯”。

而被他“挟”的人,即蒙古草原名义上的可汗,叫脱脱不花,是鞑靼部落的,也是成吉思汗的子孙,有地位,没权力。
但被“挟”的滋味终究不好受,别扭了几年后,趁着瓦剌实力衰退,脱脱不花一拍案,翻脸了。瓦剌和鞑靼两大部落相互攻杀多年,最终瓦剌不敌,也先被杀,瓦剌的余部率众西逃,渐渐地迁移到今天的青海、新疆一带活动。蒙古草原,成了鞑靼人的天下。

这时候脱脱不花也早就去世了,继承蒙古可汗位置的,是脱脱不花的孙子孛鲁忽。可这位置继承得却不稳,脱脱不花的子孙一大群,各个手里有兵有地盘,于是有人扯旗了:凭什么听你的。

所以几家人就打来打去,打到最后,孛鲁忽败在了自己的叔公--脱脱不花的弟弟满都鲁之手,死于成化十八年(公元1482年)。

这个满都鲁可是大明朝的老熟人了。多年以来,他和另一个鞑靼的强大部落  孛来部一起进入河套,在这里放牧定居,每到秋高马肥的季节就南下抢掠,搅得明朝北部边关鸡犬不宁,也和当时明朝的边关名将打了一个遍。当时的明宪宗曾经几次发动大规模的“搜套战争”,两次动用八万以上的兵力,打来打去却始终是劳而无功白费劲。

明朝白费劲,孛来和满都鲁两家却自己掐了起来,掐到明朝成化七年,孛来无力抵抗满都鲁的进攻,不得不率军离开河套。这下河套成了满都鲁的天下,然而好景不长,一年后,明朝边将王越发动红盐池奇袭,抄了满都鲁设在红盐池的老窝。满都鲁惊慌失措,率部北逃,其后,尽管还有各类零星的蒙古部落进入河套草原,但终究构不成大威胁,河套草原暂时太平了一段时期。

但就像无数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一样,暂时的平静,往往只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前的间歇。不久以后,一个更强大的对手将横亘在大明北部边陲前,和他相比,前面这几位都不过是跑龙套的角色。

明朝成化十五年(公元1479年),蒙古鞑靼可汗满都鲁去世,五岁的巴克蒙图继承可汗位,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达延可汗。

这个巴克蒙图,并不是满都鲁的后人,相反却是仇人。他正是多年前被满都鲁夺了可汗位的孛鲁忽的亲生儿子。父亲的大仇,失去的可汗位,此时统统归了他。

按照普通武侠小说的情节,这中间往往会有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比如什么忍辱负重,历尽坎坷,殊死决斗云云,可放在巴克蒙图身上,也就一句话--天上掉下来的馅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