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大军出征会给京师百姓带来恐慌,这是常理,但此时开封城内盛传的最大流言却与敌国犯境无关,而是一句典型的政治谶言:“出军之日,当立点检为天子”。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本文摘自:《中国经营报》2011年02月21日,28日55版,作者:路德,原题:《“点检作天子”:一句谶言多少诳语》

开栏语:

南北两宋在国人心中总系着一个难以言说的心结:那是一个空前繁荣的王朝,制造、商业、科技、文化领先世界,人们几乎从它身上看到了资本主义文明的曙光;但另一方面,那又是一个空前耻辱的王朝,军事溃败、丧权辱国几乎伴随了整个王朝的发展史。火药的军事应用、航海技术的突飞猛进、商业文明的崭露头角以及市民文化的蓬勃发展为何都没能成就中国的“大国崛起”?从本期开始,专栏作者路德为我们重新梳理那个时代,力图用史料中那些早已枯败的枝叶,去想象千年前那片森林的模样。还原真实固不可能,但也许能看到一种别样的生动。是为开篇。

事情发生的时间是公元960年。

在这里使用公元纪年是为了我们今天的方便,当时并没有这样简洁明了的表述方法。那时候中国正处于一段很混乱的时期,北方五代更迭、南方十国割据,一大堆短命王朝乱哄哄搅在一起,倏忽间兴亡废立变幻无常,以致想说清楚这期间的任何一件事都需要先交待很多背景。拿年份来说,这一年在河东(今山西)的北汉帝国(史称“北汉”)是天会4年,在塞北的辽帝国(亦称“契丹国”)是应历10年,而在地处中原、与上述两国同时接壤的大周帝国(史称“后周”),则是显德7年。

“正月辛丑朔”,也就是大年初一,在大周帝国首都开封,一片欢乐祥和的节日气氛中,正在组织新春团拜活动的中央政府突然接到镇、定二州(今河北正定、定州)的急报:北方边境受到北汉和契丹联合入侵。

这并不意外。此时后周第三任皇帝柴宗训登上皇位刚刚半年,还没来得及改元(改换年号),对敌国来说,这当然是发动攻击的最好时机。6年前,也是大周新帝嗣位之际,北汉和契丹就曾大举来犯。北汉与后周素为死敌,后周的江山就是周太祖郭威9年前从当时的后汉帝国手里夺来的,后汉为后周所代,后汉皇室中的一支余脉在太原建立了北汉,延续着汉祚的同时也延续着与后周的仇恨。北汉自知国力弱小,自立国便向辽国称臣,借辽之力与后周对抗。辽国统一塞北已经40余年,雄霸着北方广大的疆域,虽然文明程度还无法与中原相提并论,但崇武尚勇、精兵铁骑的契丹在军事上属于超级大国,一直是中原诸国最沉重的外患。

问题的关键在于:6年前身登大宝的是雄才大略的世宗皇帝柴荣,他不但在当时亲统大军击溃了来犯之敌,更在其后的数年间通过一系列政治、经济改革令国力大增,并不断兴师南征北讨,让已经混乱了50多年(如果从唐朝中叶藩镇割据算起则已逾200年)的中华大地又一次出现了大一统的曙光。只可惜,这位五代十国时期唯一的圣主明君壮志未酬便英年早逝。而现在,当强敌再度入寇,坐在龙椅上的新帝却只是个7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