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又名宦官,是古代君主后宫里被阉割了性器的男性服务员。阉割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后宫可能发生的混乱性交活动,但是,事与愿违,历史上荒淫变态的太监频见于史籍。太监所受乃是腐刑(又称宫刑),即把阴茎切断。生理上的被阉割导致心理上的变态,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被阉割后还能去淫乱,就不可思议了。
  
阉割不彻底的太监。
  阉割不彻底,即所谓“净身未净”,经过长时间的恢复,太监又可以和女人发生性关系。据史籍《石允常》传,明朝洪武末年,浙江海宁人石允常中了进士,官居河南按察佥事,在任期间微服巡视民间,发现有一良家女子竟然被太监逼奸而死,遂上报朝廷,捉拿该太监问罪,经查,该太监明显属于“净身未净”。明朝英宗末年的大太监韦力转也是如此,且性能力更加炽盛。他做镇守右少监的时候,看中了一名军校的老婆,想与其奸宿,被发现后恼羞成怒,将这个军校活活打死。后又看上自己干儿子的老婆,与其淫戏,因丑行败露,将干儿子杀死。这个韦力转不光喜欢与人家老婆淫乱,还喜欢妓女,几乎每次举行宴会都要招妓陪宴,然后全部娶回家做小老婆。
  
吃小孩子脑髓的太监。
  太监在后宫服役,有接近皇帝和后妃的机会,一旦得势,享尽人间富贵之余,就为不能御女而憾恨,于是就渴望恢复性能力。明万历年间,有个叫高策的宦官去福建征税,听江湖术士说,吃童男的脑髓可以帮助恢复性能力,就杀害了无数小孩,并食其脑髓。民间诅咒高策,说他是飞天夜叉化身。据说,臭名昭著的大太监魏忠贤也曾经杀过7名囚犯,吃了他们的脑髓。吃人的脑髓,到底能否让阳具重新长出来并恢复性能力,现在看来毫无科学根据,但高策和魏忠贤二人具有性能力却是历史事实。
  
既做男人又当女人的太监。
  据《史记·佞幸列传》记载,汉武帝时,太监李延年与许多后宫的女人有染,臭名著于朝野。另外,他还时常扮作女人与刘彻共寝,不知道这两个男人是如何发生性行为的。一个太监同时拥有男女不同的性器官,李延年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两性人”,真是匪夷所思。
  
凭强盛性欲征服女人的太监。
  魏忠贤和皇帝的奶娘客氏通奸的故事,喜欢历史的读者大概不会陌生。这个客氏据说生性极为淫荡,一般男人很难满足她的欲望,却被魏忠贤搞得服服帖帖。客氏曾经引诱小皇帝和她淫乱,后发现太监魏朝床上功夫厉害,就把小皇帝晾在一边不管不顾,甚至还当着小皇帝的面和魏朝做风月之事。魏忠贤进宫后,在很短时间里就把客氏征服得死心塌地,个中原因,赵炎认为不外乎两点,一是魏忠贤权倾朝野,二是在性功能方面“魏朝弱,魏忠贤强”。
  
太监娶老婆的故事。
  唐玄宗时的太监高力士,惊于一个名叫吕言晤的刀笔吏的女儿吕国姝之美慧,就娶她为妻。唐代宗时权倾一时的太监李辅国娶元擢之女为妻,元擢因此当上了梁州刺史。五代前蜀主王建的儿子王衍在继承皇位以后,曾经和一个名叫王承休的太监之妻私通,而这个太监也怂恿其妻和皇帝私通以逐宠幸,以后当了天雄军节度使。到了明朝,虽然洪武皇帝对宦官娶妻行为曾严加取缔,但朱元璋死后,随着政治形势的变化、宦官的把持朝政,这种取缔就形同虚设了,加上宫廷内女官众多,太监娶女官为妻逐渐变成公开,甚至还蔚然成风。太监娶老婆,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性生活呢?清人俞正燮作《癸巳类稿》时认为是有的,他从《后汉书·栾巴传》数起,历举唐、宋、明宦者娶妻纳妾之事为例,肯定了太监是存在性能力的。这种肯定是值得商榷的,赵炎认为,不排除有些完全丧失了性能力的太监,娶老婆就是为了玩弄妇女,带有性虐狂的心理。
  
变态性交的太监。
  俗话说,“跛者不忘其行,哑者不忘其言,聋者偏欲听声,盲者偏欲窥光”,同理,太监因为被阉割,所以偏思情欲的宣淫,性交方式则更为变态。《后汉书·周策传》云:“竖宦之人,亦复虚有形势,威逼良家,取女闭之”,一个“闭”字,血淋淋地道出了事情的真相。太监虽不能与女人性交,但会用其它更为荒诞的方法来折磨女人,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明朝时,有个名叫比顽的太监,花大价钱找教坊雏妓淫乱,他用假阳具硬塞进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谷道”即肛门,把她活活地摧残死了。这种惨绝人寰的悲剧在那个社会里绝对不是个别。清朝嘉庆年间,就发生过太监用铁器穿透女人阴户致死的惨剧。
  
追求爱情的太监。
  太监和正常女人之间也会发生生死相依的爱情故事,这种畸形的爱情和一般的异性恋没有什么两样,他们财物相通如一家,相爱如夫妇,而且颇讲节义,如果其中一人先死,另一人终生不再嫁娶。据传,明朝时有个女官和一个太监相爱成立家庭时,过去的那个太监相好竟然大吃干醋,一怒之下剃度做了和尚。有个文人去北京郊外的一个佛寺投宿,听说有一间房从不打开,刻意调查,结果才发现其中供奉着许多掌权太监的“老婆”灵位,据说有个太监每逢祭日就来祭悼,其伤心的程度一如丈夫哀悼妻子。人性被严重扭曲后发生的畸形爱恋,同样具有震撼人心的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