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对北京的破坏相当大。1860年,英法联军也进过北京,但那时不过烧了一座圆明园,其他的地方大体完好。联军还未至城下,咸丰皇帝已经跑了。攻城之战,就没有发生。而八国联军是搭着云梯攻进城来的。一路烧杀,进到皇城,连金銮殿都给占了。不知有多少洋兵,到皇帝的龙椅上过了把瘾。还好,皇宫内院他们没进去,给清朝皇帝留了最后一点脸面。但是,其他的地方该破坏的都破坏了,就连赫赫有名的前门楼子,都被轰塌了。皇宫里,除了内院之外的地方,都给糟蹋得一塌糊涂——里面的摆设,丢的丢,坏的坏,连用来灭火的大水缸上镀的金,都给刮去了。

庚子一过,和谈成立,该赔的都赔了。西方人只要拿到了利益,懒得管中国内部的闲事,谁能说了算,他们就跟谁打交道。

袁世凯

《辛丑条约》一签,好些指望洋人做主,扶起光绪,废掉西太后的先进人士,失望到透心凉。躲到西安的西太后被免予追究,依旧做她的太后,大权在握。

太后还是太后,不能总待在西安,《辛丑条约》签订以后,两宫要回銮了。两宫要回北京,但皇宫内外还是一片凌乱。三大殿周围杂草丛生,破破烂烂的;内城和皇城破损处也不少。倒坍的前门楼子,总算在当时任顺天府尹的陈夔龙张罗下,几个官员凑份子,把它修好了。但皇宫的修整,宫殿内的摆设,要用到的银子还一点着落也没有。这个事,就落在了新任的直隶总督袁世凯头上。袁世凯刚刚升了官,还得了一个太子太保的名誉衔,于情于理他得给办好。

当然,按道理,直隶总督的职权是管不到北京城的。袁世凯要是安了心不管这事,也可以不管。可是,当年京畿之内能办这事的人,大概就剩下他了。他要是不办,就算太后和皇帝回了家,这事也没着落。一场大变故,满朝能干的大臣被杀的被杀,死的死,真的是没人了。关键,这事办起来还需要钱,而当时的中国就是缺钱。

袁世凯

庚子之乱,洋兵进城,国库里的银子都给抢光了。北方各省沦于战乱,残破不堪,还要支付地方赔款。国家正规税收中的两大项——关税和盐税——都被抵押,用来支付庚子赔款,国库的进项一下子少了一大半。两宫回銮的钱只能靠南方各省来支付,而如果它们额外负担了回銮的钱,其他的就别想了。有钱的事,会办的人比较多;没钱的事,会办的人就少了。所以,这事非袁世凯不可。

然而,袁世凯也不是会生金蛋的母鸡。在担任直隶总督之前,他做的是山东巡抚。而山东是义和团的重灾区,残破不堪。经过他一年多的整顿,虽然粗粗安定下来,但要财政有结余还是做不到。也就是说,袁世凯自己手里也没有钱。袁世凯是个能人。清末有三大名臣:张之洞、岑春煊和袁世凯。人称张之洞是有学无术,袁世凯是有术无学。他接手山东巡抚时,遍地是义和团,而且他既不想开罪洋人,又不能镇压义和团。在这样的困局中,袁世凯都能杀出一条路来,赶走了义和团,保护了在山东的洋人,还参加了东南互保。眼前这点事,他怎么能办不了?

袁世凯

袁世凯找来直隶的藩、臬、司、道一干官员,跟他们说,现在有这个难处,为了太后回銮,面上总得过得去。一时情况紧急,没地弄钱去,能不能劳驾各位凑点?大家一听,一齐叫苦,恨不得说自己都揭不开锅了。袁世凯见大家都不配合,也没做声。转过身,就派人到天津的各大钱庄票号,声称要存一大笔官银进去。在利息多少的问题上讨价还价之间,袁世凯摸清了各位高官在钱庄票号的存款数目。过了几天,袁世凯再一次将这些官员找来,请他们吃饭。酒至半酣,佯作不经意间,他提起天津的钱庄票号,说“这些个钱庄票号的老板真是混,居然假冒各位的名义招摇撞骗,为了惩罚他们,我把假冒各位的存款都提出来了,用来给太后皇帝办事”。各位一听,心里凉了半截,但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说那些钱就是他的。这些官员弄了个哑巴吃黄连,苦在心里,死活说不出来。好不容易刮地皮弄点银子,就这样都给袁世凯抄走了。

袁世凯

当然,袁世凯这样做是把这些官员都得罪了。但是,得罪了下面的官员,却讨好了上面的太后。只要太后被伺候好了,又有谁能撼动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