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才是和珅真正的死对头?纪晓岚铁齿铜牙终身没得罪过和珅

谁是和珅的对头,如果常看电视剧,一定会说是刘庸和纪晓岚,其实这是大错、特错了。因为他们在朝中虽居高位,但一直没有担任过军机大臣进入中枢,而且乾隆还批评刘墉遇事模棱圆滑、纪晓岚读书不明事理,他们都不可能与和珅有多少直接碰撞,档案和正史中也没有这方面的记载。那么谁是和珅的对头呢?

真正敢与和珅碰硬的有二人,即御史曹锡宝和内阁学士尹壮图,但都未得到好下场。曹锡宝参劾和珅的家人刘全奢侈招摇,但遭到乾隆皇帝的诘难,被革职留任,不久即忧郁而死;尹壮图针对和珅创立议罪银的危害,上书建言请停,激怒乾隆,被下刑部论罪,直至和珅垮台才得平反。

和珅的死对头 纪晓岚

要说虽然对和珅不满,却只能软磨软抗的,就数和珅在军机处的几位同僚了:

首先是首辅阿桂,他曾征战全国各地,德高望重,乾隆帝也不得尊重他。阿桂鄙视和珅,不把其放在眼里。据《清史稿》载,每“遇之不稍假借。不与同直庐,朝夕入直,必离数十武(步)。和珅就与语,漫应之,终不移一步。阿桂内念位将相,受恩遇无与比,乃坐视其乱政,徒以高宗春秋高,不敢遽言,递未竞其志。”

和珅的死对头 纪晓岚

第二是大学士福康安,他对和珅一直不满,“稍欲岐贰于珅,颇矜持,收拾人望,而宠权相埒,势不两立。”

第三是大学士王杰,他在军机处前后十几年,此时正是和珅把持军机处,声势显赫之时,凡“事多擅决,同列隐忍不言,杰遇有不可,辄力争”。有一天和珅见王杰独坐坑边,便凑到王杰身边,拽起王杰的手,拍拍、摸摸,摆弄了好半天,然后半开玩笑地说:“你的手怎么这么柔嫩啊?”王杰正色道:“王杰手虽好,但不能要钱耳!”和珅听后像是吃了一闷棍,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嘉庆元年,王杰以足疾请求退出军机处,并兔去上书房和礼部的事务。嘉庆四年,和珅事败,王杰重新出山,担任首辅。

和珅的死对头 纪晓岚

第四是大学士董诰,他在军机先后四十年,在和珅独揽大权时,与王杰“耆柱其间,独居深念。”深为和珅嫉妒。

由于正邪不两立,最终在军机处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局面,每天上班,军机处五大臣竟然不在一起办公,只有阿桂一个人在隆宗门内军机处值房,王杰与董诰在南书房,福康安在内务府造办处,和珅或在内右门内房间,或在隆宗门外靠近造办处的房间,即使随皇上在圆明园,仍不在一处办公。为此,御史钱沣曾专门上折奏请恢复旧规,让军机处大臣们集中在一处办公,遇事好商量,也免得司员们来回奔走请示,实际上矛头是冲着和珅的。乾隆虽然朱批“所奏是”,但却不了了之。

和珅的死对头 纪晓岚

至于前面说到的刘庸和纪晓岚则都是在乾隆去世前后,才站出来反和珅。刘庸是在乾隆帝死后,于嘉庆四年正月,与王念孙、广兴等人一起首劾和珅,不久和珅即遭到嘉庆帝的应有的惩治。至于刘庸对和珅的几次嘲弄,都是野史所记,不足为凭。纪晓岚则是在嘉庆帝即位时有过协助,而对和珅不但没有过正面冲突,二人关系处的还不错,就连和珅获罪后,也没有说过他的什么不是。因为纪晓岚晚年“以观奕道人”自居,不愿多管闲事了。

公元1799年(嘉庆四年)正月,北京城朔风呼啸,大清国摊上大事了:初三,太上皇乾隆驾崩;初四,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巨贪和珅被褫夺官爵;初八,和珅失去自由,十八日,和珅被数尺白绫吊死在监狱里。这充分印证了《好了歌》里的那句话:“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由此又生出另一句俗语:“和珅跌倒,嘉庆吃饱”。

和珅的死对头 纪晓岚

那么,和珅的死,纪晓岚是不是幕后下套的黑手?在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里,老纪和和大人的明争暗斗可从未消停过。当然,也不能不提及另一部电视剧《宰相刘罗锅》,之所以要说到刘墉,是因为需要比较。把纪晓岚杵在刘墉身边,有助于我们去理解他的“铁齿铜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纪晓岚斗过和珅吗?

纪晓岚斗过和珅吗?窃以为斗不起来,老纪与和珅的关系,大概属于有意识的若即若离。

和珅的死对头 纪晓岚

一是不屑。他们真正开始共事的时间,大约是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这一年十一月,和珅出任国史馆副总裁,纪晓岚则是《四库全书》馆总纂官,共同主持编修工作。而在这之前,和珅一直担任御前侍卫,中间有着文武之别、满汉之分以及年龄悬殊等三条鸿沟。其时,纪晓岚已经是52岁的饱学鸿儒了,和珅才26岁。

二是不惧。纪晓岚的圣眷恩宠丝毫不输于和珅,除了受到亲家获罪牵连而有过一次谪戍乌鲁木齐的经历外,其他时间基本都在皇帝身边。乾隆评价他“学问素优,予以外任,转恐不能尽其所长”,所以要留他;嘉庆评价他“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所以要用他。

和珅的死对头 纪晓岚

另外,在与和珅共事的二十余年间,纪晓岚曾两次为乡试考官,六次为文武会试考官,门生故吏遍天下,举手投足都能影响士林,和珅哪里敢招惹纪晓岚呢?

三是无利害冲突。以其风流的性格、儒雅的气质与人交往,融合通达,极少得罪人,他是不会公然得罪和珅的。且纪晓岚终其一生只干了两件事——主持科举和编修。

既然纪晓岚没有跟和珅死磕过,也谈不上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那他的“铁齿铜牙”不就成摆设了吗?也不尽然,只不过咬的对象跟电视剧所演绎的情节有着天壤之别而已。

和珅的死对头 纪晓岚

什么叫“铁齿铜牙”?有两个意思。一是口齿伶俐、学识渊博,辩才一流;二是指意志层面的,这种人认准了一件事,就得办成。

显然,纪晓岚的“铁齿铜牙”属于前者,他没有咬人,一辈子尽咬书本了;而刘墉则属于后者,尽管他的标签是“罗锅”。

纪晓岚晚年曾自作挽联云:“浮沉宦海同鸥鸟,生死书丛似蠹鱼”。“蠹鱼”用得再形象不过,书虫子嘛,不咬书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