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三国出英雄,英雄本“色”,这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三国时期,纠结在石榴裙下的英雄不在少数,甚至如一代奸雄曹操也为了女人滚马下鞍。但就在这个清一色男人争霸的世界里,也总有“好事”的女子出来搅局,“艳福”怎能男人独享,弱女子也可以用博大的胸襟干出事业线,当然,最出名的应该非貂蝉莫属。

貂蝉

这位貂蝉,本是东汉末年司徒王允家的歌女。此女子扶风闭月,有着倾城倾国之貌,深得王允宠爱。无奈,行将分崩离析的东汉王朝被佞臣董卓操纵,王允决心铲除国贼,忍痛割爱,设下连环计,先把貂蝉暗地里许给吕布,再明把貂蝉献给董卓,从此,这位歌女的命运同董卓、吕布发生了“关系”。

《三国志》有书:“(董)卓有才武,左右驰射”、“(吕)布便弓马,膂力过人,号为飞将”。可见,董卓、吕布的个人素质修养均属上乘。能和两位当世之杰享尽床第之欢,可谓艳福不浅,当然,我们的貂蝉在享受的同时,也不忘使命。

在董卓的床上说尽吕布话说,等爬上了吕布的床,耳边风里又满是董卓的不是。一来二往,董卓吕布两人就有了矛盾。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吕布借董卓上朝之际设下埋伏,手刃了这位国家“一把手”。

也许,貂蝉的经历过于香艳,民间的说书人总不甘寂寞,偏要制造出绯闻,来满足街坊们的窥欲。元杂剧《锦云堂》里,吕布在白门楼被斩首,曹操为离间桃园三兄弟,而把貂蝉明许关羽,暗应刘备。

貂蝉

这可惜,这个山寨王允创意的连环计并不高明,立过“投名状”的刘备关羽怎会被美色瓦解。为绝曹念,关羽果断杀了貂蝉。昆剧《斩貂》里,索性把刘备置换成了不谙风情的张飞。曹操设计貂蝉经张飞之手转送给了关羽,但关羽拒绝受纳这位污点美女,怕其水性杨花,朝三暮四,难免为他人所玷污,只有一死才能保全其名节,于是乘夜传唤貂蝉入帐,拔剑痛斩美人于灯下。 

当然,还有一本叫《汉书通志》的佚书里,干脆这样记载到:“曹操未得志,先诱董卓,进刁(貂)蝉以惑其君。”书中我们恍然大悟,原来貂蝉是曹操的女人,但为了国仇家恨,曹操效仿范蠡(范蠡献西施以怠夫差),毅然把心爱的女人献给了国贼董卓。

貂蝉

不过,尽管演义、野史里貂蝉的性生活可谓活色天香(和董卓、吕布、刘备、张飞、关羽、曹操均闹过绯闻),但在比较严肃的《三国志》里,只有这样聊聊几字:“卓常使布守中合,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这里的董卓小老婆,应该就是貂蝉吧。由于笔墨较少,貂蝉的艳史在历史中恐怕站不住脚。

但在三国时代,还真有一位女子,她的风流韵事可在史书里是有白纸黑字记载的。她的名字,叫孙鲁班。  

当然,这个鲁班的心思不在玩玩竹蜻蜓,而是热衷玩男人。在封建时代,女人玩男人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不守妇道,是要收监的。还好,鲁班有个靠山老爹,叫孙权。就在这位宝贝女儿的待嫁之年,一向以貌取人的孙权索性来个比“脸”招亲,经过一番“考察”,已故大都督周瑜的长子周循在众人中脱颖而出,赢得了绣球。

孙鲁班

能够当上东吴老大的乘龙快婿,周循仕途应当会平步青云。可未曾想,周家的这位刚过门的媳妇很有兴致,每天晚上都要提“要求”。日子长了,周循的身体终于出了状况,不久就一命呜呼了。年纪轻轻便守寡,孙鲁班怎能耐得起寂寞,于是多次到孙权那里诉委屈。孙权经不过鲁班死缠烂打,加之心疼女儿,于是就又给她找了一个男人,卫将军兼左护军兼徐州牧全琮。  

这个全琮,是个二婚,在性生活上还是总结了一定的方法。因此面对孙鲁班的百般要求,全琮都能很好地完成“任务”。不过,再有经验的男人,也有“弹尽粮绝”的一天。

终于,在孙鲁班四十岁那年,我们“久经沙场”的全琮终于体力不支,倒在了为之奋斗一生的床上。中年丧夫,孙鲁班除了悲痛之外,心中更莫名有了一些激动。没了婚姻的枷锁,道德上不受约束的孙鲁班开始明目张胆地为自己寻觅“志同道合”的情郎。这时候,堂侄侍中孙峻走进了她的视线。

这个孙峻,长得十分英俊潇洒。作为皇族近亲,孙权十分信任他,因此他获得了在东吴的后宫自由出入的“绿卡”。如此俊俏的男儿在自己的面前晃来晃去,孙鲁班自然垂涎三尺,也不管什么伦理辈分,找了个借口把孙峻叫到了床前。虽然孙鲁班已是徐娘半老,但宫中多有保养之法,所以风韵依然不减。

因此,孙鲁班一个眼色,孙峻立即心神领会,很识时务地掩上了姑妈家的窗门。当然,孙峻的志向绝非只是当这个半老女人的“面首”,他想要的是权力,因为这个姑妈在孙权跟前说话是很有分量的。从此,孙峻开始平步青云,慢慢爬上了东吴权力的顶峰。

孙鲁班

不过,孙峻这个家伙虽然有副正人君子的衣冠,都偏要干些欺男霸女的荒唐事。对于这个欺行霸市的男宠,孙鲁班总是百般袒护。当然,坏事干多了,难免会折阳寿,孙峻不久便一命呜呼。

不过,此时的孙鲁班已无“采阳补阴”的心思,因为她知道,东吴的文武百官迟早要对她秋后算账的(这时孙鲁班的靠山孙权,早在地下和曹操、刘备玩斗地主),果不其然,到了孙休一朝,我们这位风流一世的全公主终于在众怒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