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结束,战国开始,是以三家分晋为标志的。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一位令人佩服的君子,他就是豫让!

君子豫让

就在此时,晋国国君的大权,包括土地、人民、资源和财产,早已旁落到了六个氏室手中。

氏室,就是大夫的家族。天子的家族叫王室,诸侯的叫公室,大夫的叫氏室。把持晋国大权的氏室,是赵、范、中行(读如杭)、知(智)、魏、韩六家。

知氏的家君叫智伯,正如晋国国君叫晋侯。豫让是智伯的手下一名重要的家臣。

公元前453年,智伯死了,他死在六大氏室的争权夺利中。起先,是智伯联合赵、魏、韩三家灭了范氏和中行氏。然后,是赵襄子、韩康子和魏桓子联合起来灭了智伯。赵襄子为了解恨,还把智伯的头盖骨刷上油漆做成了酒具。也有人说,做成了夜壶。

杀人不过头点地,士可杀不可辱。襄子的快意恩仇,对于智伯的家臣豫让来说就是必雪之耻。

于是,豫让开始了复仇之路,复仇之路坎坷曲折,艰难而漫长。

其实,知氏兵败之后,豫让原本是逃进了山里的。但为了智伯,他又改姓更名,潜入晋阳(今山西太原),假扮成服劳役的犯人,到宫里去粉刷厕所。抹墙的工具抹子里暗藏着尖刀。只要赵襄子现身,就一刀刺将过去。

可惜“天不灭赵”。正要走向厕所的赵襄子忽然心中一动,两道鹰隼般的目光也立即射向豫让。豫让束手就擒。而且他供认不讳,公开承认“就是要为智伯报仇”(真君子也!)。

卫士们围过去拔出了刀,赵襄子却挥手下令放人。他说,这是一个义士啊!智伯死了,并无后代。他的家臣竟然来替他报仇,难得呀!

然而豫让并不甘心。

当然,仍以本来面目招摇过市,肯定是不行的了,必须整容。于是,豫让拔掉了眉毛和胡子,又在身上涂满油漆,弄出中毒后的累累瘢痕。为了验证整容效果,他假扮成乞丐去要饭。走到家门口,连他妻子都认不出来,只是说:这人的声音咋那么像我丈夫呢?豫让听了妻子这么说,心里想,不行,还要改变,于是豫让又吞火炭把嗓子弄哑。

如此受尽折磨,终于面目全非。

君子豫让

面目全非的豫让潜伏在赵襄子的必经之路的一座桥下,准备一搏。赵襄子的车辇也按照原定路线,缓缓过桥而来。但谁都没想到,拉车的马突然惊了。

心有灵犀,赵襄子一跃而起──

一定是豫让,别让他跑了!

豫让再次被捕。这一回,他也实在没有理由被放过。

就在赵襄子大喝一声之后,豫让毫无悬念地落入敌手,襄子也下车走到豫让跟前。他看到的,是一个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对手。

豫让这仇,原本不必报得这么苦。

事实上,就在豫让痛苦“整容”时,他的朋友就曾流着眼泪劝阻他。朋友说:犯不着呀犯不着!以老兄的才干,如果愿意投靠,不难得到赵某的重用。有了亲近的机会,你要做的事情不就方便了吗?何苦折磨自己?你这样做,要说志气是真有志气,要说聪明是真不聪明。

豫让笑着回答:老兄的办法,要说可行是当真可行,要说道德是真不道德。如果赵君真的亲近信任我,我又去杀他,那就是为了老知己而报复新知己,为了前主公而杀害后主公,没有这样破坏君臣之义的。我现在的做法,确实很难成功。但千难万难,正是为了昭明大义于天下,这才是我的目的啊!我怎么能拿着见面礼去应聘,心里却想着如何取人家项上人头呢?

这些故事,赵襄子当然未必知道。

但此刻,他站在了豫让的对面。

这时的襄子权势更大,可以自称寡人。

赵襄子说:豫让啊豫让!你要报仇,寡人原本是可以理解的。但寡人实在不明白,你先前不也服务过范氏和中行氏吗?智伯灭了范氏和中行氏,你不替他们报仇,反倒改换门庭化敌为友,自己上门去为智伯服务。同样是主公,你为什么只忠于智伯,不忠于范氏和中行氏?同样是仇家,你为什么只憎恨寡人,不憎恨智伯,还拼死拼活要为他报仇?

豫让傲然作答。

豫让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臣为范氏和中行氏服务时,他们把臣当作普普通通的人,臣当然像普普通通的人那样来报答。智伯却不然,他把臣看作国士,看作天底下最杰出的人,臣就要像最杰出的人一样报答他。

襄子听了,泪流满面长叹一声:好吧,好吧,豫先生呀豫先生!你为智伯尽忠,声名已经成就;寡人对于先生,也算给够意思。请先生做好准备,寡人不会再放你一马!

言毕,下令卫士把豫让围起来。

显然,襄子是要让这位令人崇敬的刺客体面地死去。而战死,无疑是最光荣的。这是赵襄子所能表达的最大尊重,也是他最崇高的敬意。

然而豫让却并不迎战。

自知必死无疑的豫让面不改色,昂然上前一步说:君上!臣听说,明主不掩人之美,忠臣有死节之义。今日之事,臣死罪难逃,理应伏法受诛。但,臣斗胆请求君上成全,让臣行刺君上的外衣,也算了却一桩心愿。

这是襄子没想到的,却是他可理解的。

好吧,拔出你的剑来!

豫让把剑拔出,然后跳起来,跳起来,再跳起来,挥剑击斩襄子的衣服。他一边行刺一边哭:老天爷呀老天爷,我终于可以报答智伯了!

三剑之后,豫让从容自刎。

君子豫让

现在轮到赵的仁人志士们失声痛哭了。因为他们一致认为,君子就该像豫让那样死得高贵。当然,他们也一致认同豫让说过的那句话──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