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娇是馆陶公主的女儿,嫁给汉武帝刘彻后,留下了“金屋藏娇”的历史典故。

提起历史上最为荒淫无耻的皇室公主,可以说,西汉的馆陶公主刘嫖不算第一,也要算第二。

馆陶公主其实应称馆陶长公主,是中国汉朝孝文皇帝和窦皇后的长女,也是汉景帝刘启唯一的同母姐姐,同时也是汉武帝的姑母兼岳母。汉景帝时封馆陶长公主;汉武帝时,升为馆陶大长公主,尊称“窦太主”。

因为馆陶公主的丈夫是世袭堂邑侯陈午,故又称堂邑大长公主。汉武帝的原配妻子陈皇后阿娇,就是他们夫妻的女儿。因此也有了“金屋藏娇”的历史典故。

窦皇后早年失明,长子汉景帝刘启忙于政务,爱子刘武又远在梁国,身边最是亲近者即馆陶长公主。

而汉景帝对这个同胞姐姐,也是敬爱非常。馆陶长公主倚仗母亲的宠爱和弟弟的纵容,出入宫闱,纵横朝堂,横行霸道,为所欲为。

汉景帝欲立庶长子刘荣为太子。馆陶公主希望自己的女儿陈阿娇能成为汉朝皇后,就想把女儿许给太子刘荣。不料遭刘荣生母栗姬无礼拒绝。馆陶长公主震怒,遂起废太子之心。

此时,刘彻的生母王娡只是景帝后宫里美人。然而王美人聪敏世故,一发现有机可乘立刻屈意迎合、百般讨好馆陶长公主,为自己的儿子谋夺太子之位。

据汉·班固《汉武故事》记载:“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生于猗兰殿。年四岁,立为胶东王。数岁,长公主嫖抱置膝上,问曰:‘儿欲得妇不?’胶东王曰:‘欲得妇。’长主指左右长御百余人,皆云不用。末指其女问曰:‘阿娇好不?’于是乃笑对曰:‘好!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也。’”于是“金屋藏娇”的故事便由此问世。

馆陶公主见阿娇和刘彻年纪相当,从小相处和睦、感情融洽,就同意给陈阿娇和刘彻这对姑表姐弟亲上加亲订立婚约。两人成年后更是举行大婚,结发成夫妻。金屋藏娇是一个传诵千年的婚姻传奇,是一个男子对自己的原配正妻许下的结发誓言和婚姻承诺。但也成为了当时汉朝政治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女儿的定婚,刘嫖转而全面支持刘彻,朝廷局势为之大变。

汉景帝废太子刘荣为临江王,正式册封王娡为皇后,立刘彻为太子。汉景帝驾崩后,刘彻即皇帝位,是为汉武帝,立原配嫡妻陈阿娇为皇后。陈阿娇持宠而骄,令刘彻很不喜欢。

刘彻二十七岁时候,借以‘巫蛊’罪名颁下废后诏书:“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从此,武帝把陈皇后幽禁于长门宫内;衣食用度上依旧是皇后级别待遇不变。至此,金屋崩塌,恩情皆负。馆陶公主虽然为自己女儿的遭遇抱屈,但却无可奈何。

就在女儿失位后第二年,馆陶公主的丈夫陈午过世。馆公主孀居寂寞,竟然与一名叫董偃的美少年相恋。

董偃出身寒微,其母是一名经营珠宝的商人。董偃从十三岁起就常随着母亲出入馆陶公主府。馆陶公主怜其漂亮英俊,将他作为养子供养在府中,并派人教他各种才艺。董偃到十八岁时,在外做官陶公主的随从,回府里则是她的内侍。此时的董偃温柔和善,相貌俊伟,风流倜傥,再加上馆陶公主的关系,因此许多人都与他交朋结好,称他“董君”。

也许是馆陶公主常年宫闱寂寞,急需干柴烈火的激活;也许久旱水枯,急需雨露滋润,没有人能够清楚,馆陶公主是什么时候把“董君”拉上了自己凤床,和这位养子之间是什么时候产生的不伦之恋的。

馆陶公主和董偃朝起夕卧,出双入对,如漆似胶,俨然夫妻一般。而馆陶公主对这位小情夫更是千般怜惜,万般呵护,唯恐有他不满意的地方。馆陶公主曾特许董偃每天可支用一百斤金子、一百万钱、一千匹帛。可见馆陶公主对这位小情夫宠爱到何等地步?

此事后来传到汉武帝刘彻的耳中,一来他对这位姑妈曾对自己支持的感恩,二来对废掉陈皇后的愧疚,并不阻止馆陶公主有辱汉家皇室体面的不伦之恋,并在皇宫正殿宣室宴请馆陶公主和董偃。但由于谋臣东方朔的阻拦,刘彻才把酒宴从正殿改设到北殿,并让董偃从东司马门进宫。东司马门因此改名为东交门,成了下人进出的地方。

馆陶公主与董偃虽然年龄相差悬殊,但他们却并不顾及,依然长夜当歌,放浪形骸。就这样,长年声色犬马的生活似乎也耗尽了他们的精力,董偃刚到而立之年便魂归道山了。

事过不久,馆陶公主也病死了。临终的时候,她仍然对董偃念念不忘,遗嘱请求将自己和董偃合葬在一起。看到馆陶公主如此眷顾洞眼,刘彻便答应了姑妈的要求,将馆陶公主和她的小情夫董偃合葬于霸陵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