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他曾对大臣高怀贞说他的志向:“吾有三志,国家大事,皆我所出,一也;帅师伐远,执其君长问罪于前,二也;得天下绝色而妻之,三也。”可以说,完颜亮的荒淫好色,历朝历代的皇帝无人能望其项背。

“绿叶枝头金缕装,秋深自有别般香。一朝扬汝名天下,也学君王著赭黄。”这是完颜亮为表明自己的志向远大而写下的一首诗。“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这是他给人题写的扇面上的诗句,更彰显了他的志向非凡。

完颜亮,金国第四位皇帝,字元功,女真名迪古乃,汉名亮。他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之孙,完颜宗干次子。完颜亮自幼聪敏好学,汉文功底甚深,他雅歌儒服,能诗善文,又爱同留居于金地的辽宋名士交往。品茶弈棋,谈古论今,成为文韬武略兼备,且神情闲逸,态度宽和之人。完颜亮年轻时“英锐有大志”,想干一番事业,这从他年轻时所写的“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以及“蛟龙潜匿隐沧波,且与虾蟆作混和。等待一朝头角就,撼摇霹雳震山河”等诗中可以反映出来。其诗笔力雄浑,气象恢弘,鸿鹄之志,跃然纸上。

登上皇帝大位后的完颜亮,在熙宗改革的基础上对职官制及刑法做了一系列的变革。但是政治上的辉煌并不能掩盖完颜亮私生活的奢淫,除了大肆兴建宫殿,极尽奢华之外,他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其荒淫无度的猎取女色,而这种荒淫无度的猎取及不尊重女子的根本原因在于完颜亮骨子里的自恋倾向。据《金史·后妃传》记载,他在得知妃嫔莎里古真“红杏出墙”后,曾勃然大怒道:“尔爱贵官,有贵如天子者乎?尔爱人才,有才兼文武似我者乎?尔爱娱乐,有丰富伟岸过于我者乎?”以至于“气咽不能言”。他曾对大臣高怀贞讲述他的志向:“吾有三志:国家大事,皆我所出,一也;帅师伐远,执其君长问罪于前,二也;得天下绝色而妻之,三也。”可以说,完颜亮的荒淫好色,历朝历代的皇帝无人能望其项背。

据说,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皇室之中流行一种淫奢的取暖方式,就是以女子的身体取暖——岐王李隆范每至冬寒手冷,不近于火,就将自己的双手伸到宫妓怀中,称为“暖手”。申王李成义每到冬月风雪苦寒之际,就让宫妓密围于坐侧以御寒气,自呼为“妓围”。而杨贵妃的兄长杨国忠,每年冬季到来时,一旦外出办事,则让那些肥胖的婢妾排队走在自己的前面,一是为了遮风,同时也可以从前面飘来的热气中得到温暖,当时民间把这种取暖方式称为“肉阵”。

但是,唐朝皇室的这些种荒淫的取暖方式在完颜亮面前就显得太小儿科了。完颜亮生性狂放,贪嗜女色,曾有“得天下绝色妻之”之言。因此,被他收入深宫而“妻之”的,竟有他的弟媳、小姨子、堂姐妹,更有甚者,连叔母、舅母都不能幸免。他精通房中术,特别是流传于北地的金刚乘密宗房中术。据说,他批阅公文时是在一大床前面摆放一个办公桌,左右美女相拥,两只手放入两个女子阴埠三角区“取暖”,桌案下面则有宫女伺候下体,完颜亮只需动嘴,坐在两边的女子动手批阅文件。

据记载,完颜亮的夜生活也十分奇葩,常令教坊番值禁中,每幸妇人,必使乐工奏乐,撤除所有帐幔,吩咐左右大声说些淫词浪语。如果幸女不遂,就令元妃用手帮忙。有时,让嫔妃们裸体列坐,他恣意淫乱,让大家共观;有时,让两个妇人仿效他的样子,作淫乐状,以博天颜一笑。每当座中有嫔妃,完颜亮就随意掷一件东西在地上,让近侍们盯着地上之物,不许看嫔妃,违者立即斩杀。

完颜亮的皇后徒单氏是太师斜也的女儿,最初为歧国妃,旋迁惠妃,接着立为皇后。完颜亮即位后有美妃十二人,还有昭仪到充娱九人,婕妤、美人、才人三人,另有殿直以下美女不计其数。因为皇后徒单氏对他来说过于正统,乐过以后再也激不起性趣,于是便有史书所谓的“后宫浸多,后宠颇衰。”

皇后被冷落,后宫的美人们便在完颜亮的荒淫放纵中被百般蹂躏和淫乐。完颜亮在宫禁中淫乐美人时花样百出,别出心裁。与宫中的美人尽兴以后,完颜亮便把淫威指向任何一个他看上的女子。不管是幼女还是有夫之妇,只要他有意,便必须遂愿,有夫之妇的丈夫如果没有因此而被杀,就算是万幸。美人阿里虎先后嫁过两个男人,完颜亮闻其芳名立即召入后宫,彻夜宣淫,阿里虎的女儿重节也一同陪伴侍寝。崇义军节度使乌带的妻子唐括定哥,英气勃勃,美艳风流,长于风情,完颜亮得知后密令唐括定哥杀死丈夫乌带。乌带被杀后,唐括定哥便被收入后宫,昼夜宣淫玩乐。不久,完颜亮移情,唐括定哥便被冷落。这个女人寂寞难熬,想起当初完颜亮命她杀死乌带,否则夷灭全家,定哥心有余悸,无可奈何,熬持不住下,就和奴仆奸通。奸情被完颜亮发觉,他哪里能容忍自己宠幸的女人和家奴私通?于是,定哥和奴仆都被残酷处死。定哥的妹妹石哥也因美色被带入后宫,完颜亮幸过石哥,又召石哥的丈夫入宫,让石哥当着他的面,用秽语戏谑其丈夫,他在一旁取乐。

完颜亮看上了太祖长公主兀鲁的侍婢忽挞,他无故杀死了兀鲁,并杖罢其丈夫平章政事徒单恭,封侍婢忽挞为国夫人,百般寻乐。完颜亮玩乐不够,下令选天下良家子一百三十人充实宫掖。他发现叔父曹王宗敏的妃子阿懒很漂亮,便杀了宗敏,霸占了叔母阿懒。完颜亮幸过阿懒,就封她为昭妃,常侍后宫。后来,举凡宗室人员被杀,其妻室女儿便归完颜亮所有。

对于姐姐的女儿,也就是自己的外甥女叉察,完颜亮也不放过。他喜欢叉察,毫不隐晦,竟公然告知太后,想把叉察召入后宫,纳为嫔妃。太后坚决反对,说:“这孩儿出生时,先帝亲自抱到我家收养,直到成年。你是舅舅,如同父亲,不可!”完颜亮见叉察美貌动人,哪里管什麼“虽舅犹父”,他终于将外甥女占有。

完颜亮在即位前只有三位美人:大氏、萧氏、耶律氏。即位后,大氏由贵妃而迁惠妃进而进封姝妃、元妃;萧氏也由昭容而淑妃而宸妃;耶律氏自修容进昭媛、昭仪而后进封丽妃。元妃大氏受宠,对完颜亮俯首贴耳,甚至于幸宗室的女子不得遂,还要她以手左右抉掖!元妃的妹妹貌美,有这样一位淫帝在宫中,元妃却不阻止妹妹入宫,结果,妹妹入宫看视姐姐,遇上完颜亮,被硬逼就范。

被完颜亮霸占过的美人们却并不以被此为耻,反而争风吃醋,甚至连同时被幸的母女也反目成仇,大打出手。这其中最典型的便是阿里虎。完颜亮占有阿里虎以后,便封其为贤妃,又迁昭妃。不久,完颜亮又移情于阿里虎的女儿重节。阿里虎得知女儿上了完颜亮的龙床,勃然大怒,痛骂重节下流无耻,和母亲夺爱,并打了重节。完颜亮得知后很不高兴,阿里虎满腔怒气,便派人送衣服给前夫的儿子。完颜亮大怒,命人杀阿里虎,因幸得徒单后率领诸妃伏地哀求,阿里虎才免于一死。

为了减少后宫开支,完颜亮让宫中妃嫔的侍女们都穿男子的衣服,叫做“假厮儿”。阿里虎难耐长夜寂寞,就和假厮儿胜哥一同起卧,出入像夫妇一样。阿里虎的厨婢三娘将此事告知了完颜亮,完颜亮觉得有趣,并不怪罪阿里虎,只是告诫她,不要笞捶厨婢三娘。阿里虎不听告诫,棒杀了三娘。完颜亮听说阿里虎宫中有宫人死去,怀疑是三娘,便说:“如果是真的,我必杀阿里虎!”一问,果然是三娘被棒杀。阿里虎听说完颜亮要杀她,便素服绝食,每日只是烧香祷祝,希望免死。过了一个月,完颜亮派人缢杀了阿里虎,并将给三娘施刑的侍婢一并杀死。

天德二年(1150年),礼部侍郎萧拱在汴得美女耶律弥勒。到燕京,萧拱的父亲萧仲恭时为燕京留守,看弥勒的体形,觉得不像处女,仲恭便叹息道:“皇上必疑。”弥勒入宫,完颜亮临幸,发现不是处女,第二天便逐出后宫。完颜亮怀疑萧拱捣鬼,下令杀死萧拱。几个月后,完颜亮又召幸弥勒,封为充媛,并封其母张氏为莘国夫人,伯母兰陵郡君蒹氏为跫国夫人。完颜亮强夺了定哥和妹妹石哥,此时将萧拱的妻子择特懒赏给石哥的丈夫。不久,完颜亮放不下择特懒,以其姐姐弥勒的名义召她入宫,将其占有。

完颜亮十分宠幸有夫之妇习捻和莎里古真,还要在其丈夫的眼皮下,显示自己温柔多情。因此每次召她们来,他总是提前在廊下恭候,显得极其殷勤。有时恭候得久了,不免腰酸腿痛,完颜亮不坐椅子,而坐在宫女的膝上等候两位美人。有人在一旁问道:“天子何必劳苦如此?”完颜亮美滋滋地回答:“我以为天子易得,这等期待,难能可贵!”完颜亮认为约会难得,很是可贵。

女使癖懒本已有夫,完颜亮喜其色,召入宫中,想封授县君。他听说癖懒已有身孕,就亲自动手给她堕胎,先强迫她喝下麝香水,然后用力揉她隆起的腹部。癖懒痛苦不堪,苦苦哀求。完颜亮完全不理会,最终还是堕掉了胎儿,对癖懒肆意行淫。

完颜亮自以为可以为所欲为,但是最终没能实现他“得天下绝色而尽妻之”的愿望,反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正隆三年(1158年),完颜亮征调各路兵马,准备南侵大宋。据《金史·梁珫传》记载,他读罢柳永的《望海潮》一词,“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更因宠臣梁珫“极言宋刘贵妃绝色倾国”,“遂起投鞭渡江、立马吴山之志”,即兴题诗道:“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三年后,即正隆六年(1161年)初,完颜亮从中都(燕京)出发南巡,并亲督大军渡淮河,出庐州,同时命工部尚书苏保衡率水师由海道直扑临安。10月,任东京留守的曹国公完颜雍发动政(龘)变,宣布废黜完颜亮帝位,于辽阳称帝,改元“大定”。

完颜雍曾因妻子乌林答氏被完颜亮看中,其妻为保其命及清白半途自尽身亡。原来,这完颜雍也是太祖之孙,在完颜亮深忌宗室的危险局势下,他听从妻子乌林答氏的建议,多次贡献奇珍异宝来取悦完颜亮。当时完颜雍在外任职,乌林答氏始终跟随在丈夫身边,夫妻恩爱,相敬如宾。然而完颜亮对乌林答氏这位美人早巳垂涎三尺,久存霸占之心。后来完颜雍任济南尹时,完颜亮担心对他失控,就命令他把妻子送往中都作人质。如此,既可以控制完颜雍,又可以满足自己的色欲。乌林答氏思虑盘算,如果不去中都,完颜雍将因抗旨遭杀身之祸;如果听命前往,自己必然遭到完颜亮的玷污。在这种保持尊严和承受耻辱的抉择关头,深明大义的乌林答氏决定舍命保夫。与完颜雍诀别后,乌林答氏上路了,在离中都只有70里的河北良乡固节镇,她投湖身亡。

就这样,完颜亮一纸诏令,毁了完颜雍的美好家庭。乌林答氏之死,成为完颜雍尽快夺权称帝的催化剂,而完颜亮在后院起火的情况下继续南进。一个月后,完颜亮所率大军直扑扬州,饮马长江,不料在瓜州渡口作战时,军中发生兵变,他被浙西兵马都统制完颜元宜等人砍伤,最后被勒死,以大氅裹尸而焚烧,时年仅四十岁。完颜亮死后先被废为海陵炀王,后又被废为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