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真是一部言说不尽的小说,少不得又要折回去说说贾雨村。

很多人因了《红楼梦》是一部人性人情小说而大不以为然,其实《红楼梦》隐含着极为高深的政治智慧,而且,政治智慧融化于人情世故,几乎难以觉察,这不是一种顶高深的智慧吗?

意识到贾雨村的投名状问题,是在我读红楼多年,也就是此次重读,读过了三四回,到第八回了才参透的,红楼智慧,实在是太深太深了。

第三回林黛玉抛父进京,是贾雨村陪同到了贾府的。

贾雨村拿了宗侄的帖子前去见贾政:

有日到了都中,进入神京,雨村先整了衣冠,带了小童,拿着宗侄的名帖,至荣府的门前投了。彼时贾政已看了妹丈之书,即忙请入相会。见雨村相貌魁伟,言语不俗,且这贾政最喜读书人,礼贤下士,济弱扶危,大有祖风,况又系妹丈致意,因此优待雨村,更又不同,便竭力内中协助,题奏之日,轻轻谋【甲戌侧批:《春秋》字法。】了一个复职候缺,不上两个月,金陵应天府缺出,便谋补【甲戌侧批:《春秋》字法。】了此缺,拜辞了贾政,择日上任去了。

从这段文字表面来看,似乎贾雨村两三个月之后就到金陵赴任了,其实不是,此间经历了漫长过程,所以此处有两条脂批连说春秋笔法春秋笔法,不谬矣。

之前我多次说过,从第三回林黛玉到贾府,到第三回末了,金陵薛家有书信过来,提及薛蟠打死人的事情,其实已经过去了三年。也就是第三回最后一个自然段,而且是隔了一行的自然段,林黛玉“次早起来”,正所谓,黛玉一夕夜,世上已三年。

这个推论,是从宝黛钗的年龄推演出来的。黛玉进京时七岁,宝玉八岁,宝钗九岁,九岁的宝钗是无法待选的。及至到了第四回说起打死人后准备进京的薛家兄妹,薛蟠十五,宝钗小薛蟠两岁,十三岁,却正是待选的年龄。这说明从第三回黛玉倒贾府到第四回薛家进京,已然过去了四年。而第三回王夫人王熙凤收到薛家书信提及打死人事件,正好是三年,因为贾雨村去赴任金陵,到任遇上的第一宗案子就是冯渊命案。所谓:

 

如今且说雨村,因补授了应天府,一下马就有一件人命官司详至案下,乃是两家争买一婢,各不相让,以至殴伤人命。彼时雨村即传原告之人来审。那原告道:“被殴死者乃小人之主人。因那日买了一个丫头,不想是拐子拐来卖的。这拐子先已得了我家的银子,我家小爷原说第三日方是好日子,再接入门。这拐子便又悄悄的卖与薛家,被我们知道了,去找拿卖主,夺取丫头。无奈薛家原系金陵一霸,胁仗势,众豪奴将我小主人竟打死了。凶身主仆已皆逃走,无影无踪,只剩了几个局外之人。小人告了一年的状,竟无人作主。望大老爷拘拿凶犯,剪恶除凶,以救孤寡,死者感戴天地之恩不尽!”

看到没有,冯家告状的说了,此案已经拖了一年了,也就说,第三回“次早起来”黛玉看到王夫人和王熙凤看薛家书信说薛蟠打死人,正好就是她到贾府的第三年,然后一年后贾雨村赴任金陵,第一件命案就是拖了一年的冯渊案。

这下子,贾雨村到任金陵的真相就一清二楚了。

贾雨村经林如海推荐,贾政面试,觉得不错,正式为贾雨村的事情运作,从贾雨村拜见贾政到赴任金陵,其实花了三年甚至还多的时间。这是什么缘故呢?

是贾政实力不够还是时机不到?应天府知府可是个大大的肥缺。

可是正如应天府门子,原先的小沙弥所说,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乃是雄霸金陵几十年的大官僚,这点子事情,运作三年时间,确乎是夸张了。

而另一个惊人的巧合是,第三回末了黛玉听说薛家命案,第四回就写贾雨村到任应天府,一下马就是拖了一年迟迟不能断案的冯渊命案了,世间那有这么巧的事情?

于是,贾雨村能够到金陵任应天府知府的原因就浮出水面了。

贾雨村即使有林如海的推荐信,贾政面试合格,也是经历了漫长的三年的等待过程的,这个过程,是贾政深入考察贾雨村的过程,也是考虑有什么合适的位置给贾雨村的过程。果然,第三年的时候,机会来了。这个机会就是薛蟠,这位王子腾的外甥,贾政的内侄打死人了,犯了命案了,前任应天府知府忌惮于四大家族的威势,不敢断案,甚至动用关系,溜之大吉,调走了,应天府知府这样的肥缺因为冯渊案空缺了,贾政终于看到了使用贾雨村的契机,那就是内外走动关系,让贾雨村去应天府任职,处理冯渊命案,所以,我们的贾雨村大人,苦等三年多之后,一到金陵任职,第一件命案就是冯渊命案。

此间的曲折,贾政自然是不会明白告诉贾雨村的,一切得靠贾雨村自己领悟。贾雨村一上来差点就犯下大错,如果他真的下令缉拿薛蟠,即便事后知道真相释放薛蟠赔礼道歉,恐怕他这个知府也到头了。幸亏门子提醒,贾雨村方如梦初醒,我靠,这是贾政给他安排的投名状啊。应天府知府给你了,就看你怎么为四大家族办事了。可以说,就从这个时候,冯渊命案的结局就可想而知了。贾雨村为了写好这篇投名状,自然要让主子满意,什么旧日恩公甄士隐也顾不得了。果然:

雨村断了此案,急忙作书信二封,与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甲戌侧批:随笔带出王家。】不过说“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等语。

写好了这篇投名状,贾雨村果然得到了四大家族的认可。第十六回,王子腾就累本保奏贾雨村,进京补缺。这就是贾雨村摆平冯渊命案之后的报酬。贾雨村从此搭上四大家族这条大船,一路官运亨通,直到住进了兴隆街,直到做了大司马。

这些,难道写的不是官场?是的,只是这些官场作为,溶于小说的人情世故,几乎不露痕迹而已。

从贾雨村的投名状这件事情来看,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尤其是贾府和王家,甚至包括贾府的女婿林家,都是一股盘根错节的强大的政治势力。这个政治势力,是讲究出身、门第和山头的。从贾雨村的发迹可以看出,林如海、贾政和王子腾都在大肆收罗门生,扩张势力,那是旧官场的一贯做法,没有靠山想做官,比登天还难。而这股势力的源头就是坏了事的义忠亲王老千岁,和四大家族以及林家一派的还有北静郡王、南安郡王、冯紫英家、公子卫若兰家。而这股势力的对头就是忠顺亲王。这就是《红楼梦》向我们揭示的真实而残酷的官场。

这样看来,无论林如海如何优秀,无论贾政如何正值,我们都会对这些人物给予更加客观而冷静的评判,试问肮脏龌龊的官场,谁能独善其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