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狄仁杰,是武则天当政时最信任的宰相。大家也许想不明白:这个“探长”怎么就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了呢?因为历史上的宰相们好像大部分与探长“绝缘”。
 
天授二年(691年)九月,狄仁杰担任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成为宰相。但不久就被来俊臣诬陷下狱,平反后贬为彭泽县令,契丹之乱时被起复。
 
神功元年(697年),狄仁杰再次拜相,任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纳言、右肃政台御史大夫。他犯颜直谏,力劝武则天立庐陵王李显为太子,使得唐朝社稷得以延续。
 
狄仁杰字怀英,唐贞观四年(公元630年——700年)生于并州(今山西太原)的一个官宦之家。显庆元年,26岁的狄仁杰科考及第而有了份好工作,出任汴州的判官。
 
年轻人有蓬勃的朝气和火热的工作热情,青年时的狄仁杰在岗位上工作兢兢业业而成绩斐然。上任不久,就在狄仁杰准备为工作大展宏图之时,但他却莫名其妙的被胥吏穿小鞋诬告了一番,在法院工作的狄仁杰居然也成了被告,实在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不过“吉人自有天相”。非常幸运,审理狄仁杰这个冤案的是当时刑部侍郎后来也当过宰相的阎立本,这个清官不仅审清了案子的真相,而且发现狄仁杰还是一个得才兼备的法律系统的优秀青年骨干,便推荐他做并州都督府法曹。
 
也许是狄仁杰因祸得福,也许上天从来不会落下一个本色英雄,也许是报答阎立本的知遇之恩……总之,复出法院工作的狄仁杰在工作上更加的勤恳执着,他没有那种高高在上作威作福官老爷架子,和老百姓打成一片而口碑很好。在地方上当法官这一干就将近20年,所以他在判案上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
 
在上元二年(公元675年),狄仁杰因出色的工作成绩,再次被提拔升任为大理丞,相当于今天的供职于最高人民法院(从地方法院到高院)。这下狄仁杰睡不着觉了,更有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冲劲。
 
原来是武则天快要成最高领导之前,为了惩罚手下那群光拿工资不干活白吃干饭的官吏,经常进行员工考核。绩效差的,当然要被淘汰出局,不仅保不住头上的乌纱帽,甚至还要流放边境。
 
这些事情在往年都是老生常谈了,另外还有积压多年的其他案子。谁料到这个狄仁杰是个敢啃硬骨头的拼命三郎,做事更是雷厉风行。他开始加班加点的审查案件,夜以继日笔不停批。
 
经过一年的奋战,狄仁杰就把积压N年的案件全部彻底查出,涉案人员高达17000多人。所有案件在经过他审理之后居然没有一个人或不服或喊冤或要提起上诉的。办案的数量之多质量之好速度之快,超过后世的包公;判案如神又铁面无私,也实在是世间的“神探”啊!就是在今天也是实属杠杠滴牛!
 
这可以说狄仁杰几乎把毕生的心血都放在审案的事业上了,创造了法律界的奇迹,连高宗都亲自表态:狄卿知人善任不畏强权,应该晋升那是必须的!朝中大臣也没有反对意见,狄仁杰再次升官那应该是指日可待了?
 
在仪凤元年(公元676年)9月,权善才和范怀义这两位朝廷高官不太走运,被指控犯了滔天大罪!罪证是这两位大员为建自己的别墅砍伐了柏树。朝廷大员要修房子砍伐树木太正常不过了,可是他们砍错了地方,这批木材竟然是从昭陵圣域之地而来。
 
昭陵是唐太宗的陵寝,也就是高宗老爸李世民长眠的圣地。对唐朝而言,这可是延续李家江山社稷千秋万代繁荣昌盛的风水龙脉。你们这两位大员要么是吃了豹子胆或是脑子进水,偏偏要去砍昭陵的柏树!可是犯这大罪最难申辩的就是这个昭陵的陵域太宽并没有围以木栅,因此很难界定圣域范围。
 
高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判决会就在早朝上进行,天皇天后高坐堂上威严地面南背北,由高宗提议:权、范这二人胆敢砍伐昭陵的柏树,必须处以死罪!当然,我们都知道这是在垂帘后面的武则天安排高宗这么说的,她想知道这司法部门高级官僚所持的意见和态度,或者说有没有人敢于提出反对天子的意见而直陈自己的看法,她想以这件事情投石问路。
 
大理卿发言了,因为他是最高首席法官,“这两人胆敢砍伐昭陵的柏树,堪称目无法纪,实属罪该万死。皇上所言极是,当处以死刑一途而已。”其他大臣也跟上复制,意见基本同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朝堂上这些大员们没一个人不懂这个游戏规则。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敢对这两个人的死罪提出反对意见?”武则天有点儿郁闷,或者说这两个人真的到了该死的地步了?
 
“万万不能对这两个人处以死刑!”突然有人清晰的提出反对意见。
 
“什么……你是什么人?”高宗大怒。
 
“微臣乃大理丞狄仁杰。”一个声音不卑不亢。大理丞不够三品,显然胳膊拧不过大腿。
 
“为何不可论处死罪?如果不处死他们两个,这不是要陷朕于不孝吗?”
 
“回皇上,法律上并没有砍伐陵域之树木者必须以死罪论处的条款,皇上要有法可依。”
 
“你竟敢反对朕的意见!下去!朕不想再见到你!”高宗勃然大怒,气得脸色铁青。
 
“是!微臣这就遵命退下。微臣现在才知道冒大不韪直谏之难。其实,若对桀纣而言直谏很难,若对尧舜则无此事;用法律无明文规定的刑罚,会导致人们会不相信法律。另外,后世史家将如何评论皇上,也令微臣忧心……”狄仁杰从容不迫说完,就准备退下。
 
狄仁杰你倒是一吐为快了,胆敢反对皇上那是必死无疑的结果。官场上的事,有人替狄仁杰捏把汗,这狄大人往日的聪明劲儿都到哪里去了?也有人恨不得狄仁杰马上人头落地,正愁扳不倒你小子,好家伙,你自己往枪口上撞的!
 
“慢!”从垂帘后面传来武则天斩钉截铁的声音。
 
“是!”狄仁杰当场跪伏。
 
“皇上不是没有慈悲之心,就本案而言,大理丞所言甚是。对权善才和范怀义这两人的处罚事宜,皇上和哀家已经讨论过,似乎处以流放为宜。哀家提议,关于本案,宜改日再议以做定夺!”
 
第二天,权、范二人被改判流放广东。又过了一段时间,大理丞狄仁杰因敢于在朝堂上直谏被朝廷提拔为侍御史。
 
狄御史依然在他的新工作岗位上心系民生尽职尽责,依然坚持自己为人正直嫉恶如仇的原则,依然政绩卓著好评如潮。
 
有一天,武则天单独召见狄仁杰说道:“狄爱卿,听说你在豫州做刺史的时候办事公正执法严明,深得地方黎民爱戴,但也有人揭你的短打你小报告,你想知道是谁吗?”
 
狄仁杰听了淡定地笑笑说:“别人说我不好,这很正常。如果陛下认为的确是臣的过错,那就请陛下对臣直言,臣一定改正;但如果陛下已经调查清楚不是臣的过错,那就不必为此劳神。但无论是哪种情况我都不想知道是谁弹劾我,这样大家都可以相处得更融洽些。”
 
武则天听了狄仁杰的回答,觉得狄仁杰很有政治家的的胸襟和气量,被狄仁杰坦荡豁达的胸怀所折服。马上拍板:狄爱卿,肚里能撑船的宰相位置就是你的了!
 
狄仁杰在担任宰相后,依然保持孝、忠、廉的本色,武则天便更加赏识而敬重他,尊称他为“狄国老”。公元700年,狄仁杰因病去世,武则天哭泣着说:“朝堂空也”。然后罢朝3日,举国沉痛哀悼,赠文昌右丞,谥文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