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登本名奥萨马,拉登为族姓,其父阿瓦德。祖籍大夏,世为梓人。阿瓦德徙大食,凡营造宫室楼宇,尽极巧妙,莫不称帝意,甚厚之。大食国富,未几阿瓦 德积百亿金,与皇族过从甚密。阿瓦德有子五十二人,拉登行十七。诞时异香扑鼻,大星掩月,有伊玛目曰:此子非常人也,命数凶险异常。成则九天之上,败则九 地之下。

拉登少时为游侠儿,好纵马田猎,喜技击,心慕李小龙。及长,尝操祖业,获利甚丰。然终日揪然不乐,爽然若失。初,罗刹国犯吐火罗,杀伤无算。土人无 可御者,求助于大食诸部。拉登慨然应诺,召健儿数千,倍道兼程,左手可兰,右手火铳,直入吐火罗。时罗刹有火器曰坦克,置火炮于铁车之上,前进后退,莫不 如意。偶一发炮,可击千步之外。凡有触者,皆成焦土。拉登乃引军退去,攀援而上,藏身巨石之间。吐火罗多山,坦克至之无可用也。拉登众精于弹丸之术,多有 杀伤。战事胶结,罗刹军甚苦。后罗刹军又有铁鸟,号直升机。可飞旋空中,又配以连发火弩,威力惊人,拉登众死者太半。美利坚有宿老名查理者,暗以百亿金助 之。复赠异型火铳名毒刺千部,以之击直升机,应声而落,罗刹军为之色变。三月后,罗刹退军,时人尊拉登为长老,又呼狮子,声名日隆。战事既了,拉登返大 食,益为皇室所重。

代表元年,黑衣大食与科威特争利,竟成刀兵之祸。科威特国小势弱,一夕被克。大食乃兴仁义之师,伐民吊罪。时黑衣大食拥兵百万,大食帝深畏之,乞兵 于美利坚。拉登闻之,怒发上冲冠,谏之曰:黑衣大食者,兄弟也;亚美利加者,豺狼也。今兄弟倪墙,吾等义师一出,阿拉伯诸部必云响影从,百姓食箪浆壶以 迎,解民倒悬只在顷刻之间。何以引狼入室,踞先人之地,宁有是者乎?!帝不听,曰:“孤意已决,再有谏者,杀,无赦!”拉登谏之者三,帝怜其忠悯,宥之者 三。乃出兵,旬日克之,逐黑衣大食数百里。后果如拉登所料,美利坚军屯科威特,不做东归之想。拉登大怒,聚大食死士数千众,号阿凯达,欲图美利坚。

美利坚多飞艇,可载百人,重千吨。代表六年,拉登阴遣阿凯达死士十数名入美,学飞艇操控之术。死士专修起飞之术,于降落之术则不甚了了,教官深异 之。代表八年九月十一,拉登命死士起事。俄而夺飞艇四,以艇击楼,破双子塔,死千数人,寰球耸动。美利坚立国凡二百余载,素御敌于国门之外,未尝有外敌入 境之事。今拉登入境杀人,实奇耻大辱也。美酋布什怒甚,悬金两千五百万,有斩杀者封万户。又昭诸国:非敌即友,请速决之。王师爪牙凶猛,恐有误伤。诸国汗 不敢出,皆以拉登为敌,唯美利坚马首是瞻,于五洲七洋之间索拉登甚急。

拉登遂远避吐火罗,土人与拉登有旧,多为藏匿。美军徒糜兵力,一无所获。拉登又善营造,多发深穴,宴坐其中。穴内交通纵横,密若蛛网,出口甚众,拉 登一夕数易其席,行踪莫测。拉登尝为千金之子,锦衣玉食,然栖身岩洞,亦可甘之若贻,从人皆感泣,益膺服之。和谐七年,美军得密报,围拉登于伊斯兰堡。激 战三刻,拉登寡不敌众,遂死。或云,拉登于七日前中炸弹身死。美军得其尸,验之。以穆斯林之礼,葬之大海。

大史公曰:夫以一人之力,周旋于罗刹、美利坚、黑衣大食诸国,其死无非旋踵之间。而拉登竟从容纵横海内十数载,固一世之枭雄也。然拉登杀戮过重,毁伤过甚,又拘泥古法,欲依可兰建国于地下,其败可以见矣。
 

来源:槽边往事---《比特海日志》

链接:http://www.hecaitou.com/blogs/hecaitou/archives/134532.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