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

朴树新专辑预售的消息铺天盖地的出现在朋友圈,这份迟到14年的礼物,终于还是来了。

朴树

可为了出这张专辑,朴树付出了多少,恐怕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他曾是一个隐士,淡泊名利,可这几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有歌迷做过统计,仅去年一年,朴树就接连上了十余场音乐节,加上出席各种活动,接到的商演有约二十场。其中就包括了他曾经厌恶至极的电视娱乐节目。

朴树

作为朴树的歌迷,滚君实在说不上来自己的感受,只是觉得心疼。

因为他说,他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钱。

朴树

也许你还记得二十年前的场面,朴树发布首张专辑时万人空巷。

《我去2000年》一年卖出了30万张,《那些花儿》被在校的男女学生唱成了校歌,而《白桦林》更让他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那时的他根本不必为金钱担心。

朴树

跨入2000年,新一代年轻人的听歌方式在迅速发生着变化。

随身听存在的痕迹被迅速抹去,而兴起的mp3播放器,却让实体唱片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

加上盗版的横行,听朴树歌的人越来越多,可他能获得收益的渠道越来越少。

朴树

后来,他过上了十年的隐居生活,老歌迷对他念念不忘,新歌迷也都听过他身后的无数传说。

可是就在十年后,歌迷们惊讶地发现,朴树竟然参加了《跨界歌王》总决赛,作为嘉宾现场助阵王子文,并共同演绎了经典歌曲《那些花儿》。

朴树&王子文《那些花儿》

正如我想的一样,站在镜头前的朴树依旧不适应这样的综艺节目,或者说,这样的真人秀。

唱歌的时候,他一直闭上眼睛。不唱歌时,他一言不发,像个呆呆的小孩子,不知所措,不知道用什么姿势面对镜头,不知道说什么话去恭维别人。

朴树

在面对节目上事故的提问,朴树看起来羞涩又固执,他一脸认真地回答:我这一段时间真的需要钱!

朴树

滚君看到那个画面,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起了一件往事:一次朴树曾对经纪人说,你哪天逼着我去上真人秀了,你就该知道自己今天错了。

如今想来,一语成谶。

朴树

可这在有着高度精神洁癖的朴树心里,该是多大的委屈啊。可他却说:“这张唱片我等了10年,如果因为这几个月,就让我偷工减料完成,我不甘心!

朴树

反过头来想想,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在网络上免费享受朴树的作品。每个人的青春都是一样的,每个人的青春都是不一样的。

谁的生命里不曾留下过朴树的歌声,谁又能说自己的青春不曾为风里散落的那些故事着迷。

朴树

今天的朴树依然热爱美丽又遗憾的世界,憎恶有关虚假不真诚的一切,只是他始终没有逃离生活。即使世俗的眼光常常会把他遗落在那个白衣飘飘的美好年代。

朴树

就像狄更斯说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有人顺应现实,过的有滋有味儿。

可有些人逆流而上,却还是被无力的拖进潮水...

朴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