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铭:把你们的目光从我胸前挪走
 
    编辑=林琳 摄影=池磊 采访+文=汪洋 化妆=安然(非’S造型) 编辑助理=柳芭莎 
 
    这个故事从胸开始。《让子弹飞》里面零点几秒露点镜头让这个被麻匪爷“好透”了的姑娘一夜窜红,以胸成名。采访时,我们面对面坐着,她倒淡定风雅,我尽量做个正人君子,就这样完成了一回目光向上一寸的采访(估计她以为对面坐的是一斜视)。后来,拍片的编辑跑回来说,准备的衣服都白搭了,内衣放她身上,也就是个乳贴……
 
 
    (F=《男人装》,赵=赵铭)
 
    F:知道这部电影最终的票房成绩吗?
 
    赵:目前已经突破5亿了吧。
 
    F:加上盗版、网路,意味着中国多少人看过你的胸?走在路上会被人拦住说“我认识这个胸”吗?
 
    赵:没想过哎……
 
    F:以后还有这样的戏你会继续接吗?
 
    赵:要看剧本,看情节,看导演。
 
    F:剧本讲的是地下车库,情节还是被强奸,导演……还是姜文。
 
    赵:不带你们这样的……姜文导演拍的片子是偏艺术的。
 
    F:你怎么界定他是艺术的还是色情的?还是说对你无所谓,色就色了?
 
    赵:当然不是没所谓!
 
    F:你接受的尺度底线?
 
    赵:现在还没有遇到过底线,《男人装》还好,不会让我露点。
 
    F:拍这个戏,有没有给你带来很多钱?
 
    赵:片酬有给,至于多少钱……这个我们合同上写着要保密的!
 
    F:那打比方,是一栋房子?是一台车?还是一个冰淇淋?
 
    赵:房子和车不至于,但是一个冰淇淋也太少了吧!
 
    F:你那句台词,“麻匪爷对我们好”,说了多少遍?
 
    赵:拍一回说一次呗,拍了大概两三个小时。
 
    F:姜文是怎么跟你沟通的?
 
    赵:副导演问我说愿意不愿意演这个角色,“叭”这么扒一下,然后推倒。我想了想,同意了。我再不努力就晚了。中国是一个男权社会,女孩子还是要独立。我想要挣钱,有稳定的工作。之前我做过制片助理和统筹。
 
    F:跟家人打招呼了吗?
 
    赵:到现在我的家人都不知道。
 
    F:你现在觉着这事儿扯着蛋了吗?
 
    赵:目前还不是很清楚。网上有人说我被潜规则,有人说为了出名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
 
    F:看完之后想骂娘吗?
 
    赵:没有,看新闻之后都会抱有观点,我是能让自己宽心的人。昨天在微博上还发了一下,《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天使爱美丽》、《不要回头》,这些戏的暴露的程度比我在《让子弹飞》里面要夸张得多,和这些戏相比我这没什么啊!
 
    F:你这是自豪了?
 
    赵:还真挺自豪,第一个戏就是这样的一部戏,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运气。
 
    F:是啊,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上《男人装》。
 
    赵:我现在被生活搞恍惚了。这事发生在我身上,是真的吗?比如现在坐在这儿接受采访。
 
    F:下一步的艺人之路怎么走?
 
    赵:让你们把目光从我胸上挪开。证明男人能干的事儿我也能干!
 
    F:比如什么事儿?站着撒尿?
 
    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