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里常常会出现一些具有特别疗效的“药”,比如《永无止境》中能让人变聪明的“天才药”NZT,
 
又如《黑客帝国》中能将尼奥带入真实世界的“瞬移药”红药丸,
 
还有《超体》里让寡姐全方位开挂的“无敌药” CPH4,
 
这些稀奇古怪的药,药效都如此神奇,也让网友发出了由衷的感叹——药不能停。
 
而今天我要跟大家介绍的这部电影中的男主角,就是因为没有“按时吃药”,结果搞出了大新闻——《撕裂的末日》。
 
故事设置在未来世界,地球遭遇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人们的生活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为了防止第四次世界大战,一部分人集结起来,建立了一个叫做“利比亚”的城邦国家,用坚硬的围墙与外界隔离开来。
 
这个城邦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是宗教组织耶和华会的神父,他认为人类的情感是一种疾病,正是情感导致了战争。
 
于是在他的领导下,人们研发了一种药——“波西安”,通过每天两次的注射来抑制情感。
 
而且,一切能够激发情感、感受的东西也都被列为非法,包括文学、艺术、音乐作品等等,需要焚毁。
 
在利比亚,“感觉”是一种犯罪,因拒绝服药而有“感觉”的人、非法私藏会激发感觉的“违禁品”的人,都会被当作情感罪犯,由武艺高强的耶和华会教士当场击杀,或简单审判后送入焚化炉烧死。
 
这些教士都曾受到严格的格斗训练,并掌握一种结合了武术和枪术的“枪炮武术”,制胜关键在于对对手动作的预判,通过严谨的推理猜测对手下一步的动作,并先发制人,提前一步制服对方。
 
每一个动作都经过精密计算
而我们的主角培斯顿(克里斯蒂安·贝尔饰)就是一名训练有素的高级教士,
 
他因为过硬的心理素质、超强的工作能力和极高的忠诚度而深受重用——
虽然被禁止“感受”,但培斯顿却能敏锐地“感受”到情感罪犯的“感受”,所以总能找到情感罪犯的藏身之所,以及窝藏违禁品的位置。
 
而且,他的武艺也无人能及,一人能顶十个,只要有他在,情感罪犯们就只有被收尸的份。
 
不是你瞎了,而是培斯顿在黑暗中开枪扫射
不仅如此,他的“个人作风”也堪称楷模——妻子四年前被当作情感罪犯烧死,培斯顿“大公无私”,毫无感觉。
 
妻子被焚化时无动于衷的培斯顿
而他对自己和妻子所生的一双儿女也毫无感情,每天只是一起生活作息,情感上几乎零交流。
 
在培斯顿看来,为神父服务、为社会服务就是他生活的全部意义。
 
因此,不仅利比亚的二把手副主席对他青眼有加,就连培斯顿自己对自己都相当满意。
 
神父的“发言人”副主席
但最近他一成不变的“完美生活”却产生了一些“不稳定因素”,让他有些烦躁——
培斯顿发现,自己的工作搭档竟然私藏了一本被列为违禁品的叶芝诗集,而当培斯顿通过仔细侦查找到了他时,这个监守自盗的情感罪犯竟然还恬不知耻地给培斯顿念了一段诗。
 
身经百战的培斯顿面对此情此景,毫不犹豫地当场将他处决了。
 
但这首诗却仿佛有一种神秘力量,在培斯顿的脑海中萦绕不去,让他夜不能寐。
 
而且,在一夜失眠之后,当培斯顿打算给自己“打早针”注射波西安时,药瓶却不小心掉在地上碎掉了。因此,他不得不去负责药瓶分发的“平衡处”登记遗失,并且补拿一支。
 
然而当他来到平衡处时,却发现反对神父暴政的反抗组织袭击了平衡处,他暂时拿不到药了。于是,培斯顿决定“裸奔”一次——不服药执行“突击搜查”的任务。
 
结果就是他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发现,停药后的自己对一名女性情感罪犯玛丽,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当培斯顿接近她时,居然心跳加快、面红耳赤。
 
除此之外,停药也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玛丽窝藏“违禁品”的暗室中,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音乐的美妙,在听到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高昂之处时,培斯顿抑制不住地落泪。
 
而接下来,在一次针对情感罪犯的侦查行动中,培斯顿无意中抱起了一只小狗,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萌物”的力量,对小狗产生了一种强烈而又温柔的保护欲,不忍心杀死这样可爱的小生命。
 
狗狗OS:给你个可怜的小眼神你自己想想
而这两件事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当初毁灭艺术品的行为是多么的暴殄天物,自己对于妻子之死的麻木不仁和亲手枪杀老搭档的冷漠无情又是多么的灭绝人性。
 
于是,他终于与神父和教会划清了界限,并与反抗组织联手,与自己曾经为之效力的冷血组织决一死战——他以提供反抗组织的位置为诱饵,朝见神父,打算借机暗杀他并颠覆耶和华会。
为此,他在反抗组织头目尤尔根的训练下,学习应对自己的情感,以免遭到组织的怀疑,打草惊蛇。
 
接下来就如所有个人英雄主义商业动作片的套路一样——凭借多年训练的厮杀技艺和深思熟虑的计谋,培斯顿以一己之力杀死了神父,而反抗分子也成功地摧毁了生产波西安的工厂,引发了一场暴乱,群众们纷纷走上街头,反抗强权。
 
那么,利比亚之后将何去何从?对此,影片给出了一个开放性的结局,将想象空间留给了观众。
总的来说,《撕裂的末日》一方面是一部中规中矩的商业动作片,能够很好满足爆米花电影爱好者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带有典型反乌托邦电影的一些特点,挖掘出了一定的思想深度。
 
首先,作为一部商业动作片,影片是及格的,几场枪战打斗戏都非常精彩,通过多机位剪辑和连续的动作设计,对于暴力场面进行了浪漫化的处理。
比如培斯顿即将来到神父门前的这一场戏,他一推门进来就把弹夹推到了两名武装人员的脚下,
 
然后以一个半空翻转两圈半的浮夸动作闪避了第一波子弹,
 
落地后,他又起了个范儿才开始射击,并且走位近似于舞步,随着他的扫射,武装人员也纷纷倒地,
 
而当他走到弹夹所在的位置时,又正好能顺势蹲下上弹药。
 
这种设计的优点很明显——炫,但缺点也很明显——假,所以观众对此的态度也是见仁见智,有人觉得打斗很新奇,也有人觉得有点智障。
 
其次,《撕裂的末日》也是一部非常典型的反乌托邦题材电影——通过对于现代社会所存在的一些意识形态进行推演,假想出一种极端的情况,以达到 “归谬”的效果:
一是集体主义。《撕裂的末日》中,利比亚的居民们穿着整齐划一的制服,强调共性,不允许丝毫个性的展示。
 
女主角玛丽家的镜框因为太“浮夸”,所以也是“非法”的。
 
这就是对于集体主义的一种极端体现:集体的利益和标准凌驾于个人利益之上,个体臣服于抽象的“集体”概念。
 
对于我们来说,这种抹杀个性的集体主义的历史其实并不陌生,而影片正是通过描绘这样一个过分追求统一而磨灭个体差异性的单调社会,也向观众强调了个性与差异在社会中的正面作用。
 
二是极权主义。在《撕裂的末日》描绘的虚构城邦利比亚中,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以及宗教领袖都是耶和华会的神父,可谓政教合一,一人独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出现个人凌驾于法律、权力无所约束的状况。
 
比如当培斯顿质问副主席,罪犯不经审判就处决是不是违背了法律时,对方回答“这是神父的意思,神父就是法律。”这是不是又让人联想到了我们某个神奇的邻居呢?
 
而在权力得不到约束的情况下,当权者即可享有一切特权,为所欲为,甚至可以通过谎言和暴力镇压来维持稳定。
比如神父的发言人副主席,要求培斯顿对情感罪犯格杀勿论,但其实自己就私藏艺术品,而且承认自己“有感觉”,这就是违反了自己制定的规则,给自己开了“后门”。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种极权主义也反映了一种“真理一元论”的观点,认为对事物的正确认识是唯一的,所有不同观点都是错误的。
就像副主席认为,“神父的话我们同不同意不重要,重要的是服从”,盲从于权威而完全放弃了质疑和自我认知。
 
而在这样一个由真理一元论主导的极权主义社会,当中生活的人们也会体现出一些极端的特点,比如失去独立思考能力、失去为他人考虑的同理心。
正如影片开头培斯顿的小儿子就向培斯顿发问,“我今天看到罗比·泰勒在哭,我该不该告发他(是情感罪犯的事实)?”
 
可见在这样的极权统治之下,连小孩都失去了原有的单纯与善良,没有了自己的判断,成为了“组织”的傀儡。
 
而影片也正是通过设想极权的方式,对真理一元论主导的极权主义进行了尖刻的批评,并通过描绘极权社会对人的摧残,主张一种开放型社会,强调当权者应该包容异见。
 
三是绝对理性主义。《撕裂的末日》中的当权者完全否定了情感追求,认为情感是引发战争的根源,因此为了防止战争,情感应该被抹除,而通过消除情感,“‘战争’将成为一个因为太久不用,而意义被人们忘记的词语”。
 
一方面这种观点近似于程朱理学的“存天理, 灭人欲”,意思是一切维持生命的生理需要是合理的,而任何享受型体验则是不被允许的。放在《撕裂的末日》中,即是对艺术作品的感受、对情感的感受,都是犯罪。而这些却都是能让人生丰富的美好体验。
 
所以,影片通过设想这样一个隔绝了情感的世界,反驳了绝对理性主义隔绝情感的理念,其所要表达的观点即是,如果不能体验生活之美好,那么人生的意义又何在?
但另一方面,影片也并没有完全否定理性,并且也强调了人的欲求与情感若不加控制所带来的危害——如果没有理性的制约,后果不堪设想,就像片中反抗组织的头领尤尔根所说的那样,“情感有其代价”。
 
所以,《撕裂的末日》并不是一部无脑商业动作片,而是通过反对集体主义、极权主义和绝对理性主义的谬误,对现实中切实存在的现象进行推演,使人们居安思危,警惕思想误区,并引导人们反思——我们为什么而活,如何才能更好的生活。
 
也许很多人会说,片中所描绘的世界与《一九八四》《华氏四五一》等经典反乌托邦作品相似,其反对的意识形态也是老生常谈,但生命的意义和人类文明的走向,从来都是值得我们为之苦苦思考、上下求索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