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全年都可发情繁殖的人类,下丘脑的欢愉几乎是每个人的生存口粮,现如今,从成人电影到色情动漫,我们的观赏视野颇为丰盛。在涩谷,琳琅满目成人电影和动漫书甚至培养出了一批东京“草食男”,他们对社交和恋爱感到厌烦或无力,仅靠着耳机里迭起的浪潮和一叠纸巾就能满足自己基本的生理需要。

Still Life

然而,对于部分女性观众来说,以AVI所代表的画面冲撞质感,动作重复,毫无意趣,顶多算父权主义语境下所意淫出的阳具崇拜而已,于是在世界各地的情色影片样本中,我们特意挑选了世界三级片史上的泥石流——在上个世纪拥有最多盗版,惊悚cult与情色并存的香港风月片中的一部,西门庆专业户单立文的处女作&艳星叶子楣的成名作——《聊斋艳谭》,来详细解读一下男女灵肉相交时的地位转换。

《聊斋艳谭》第一部 导演 蓝乃才 出品人 蔡澜 演员 叶子楣 文素 工藤瞳 单立文

百度百科是这么评价的:

片子讲述了三只狐狸素素、花花、菲菲在修成人体后,一个老道士拦住大姐素素告诉她“不可近男色,否则修行尽毁”,这告诉我们,作为雌性,无论是你属于哪个物种,都他妈得乖乖地当禁欲系小白兔。

一听说不能碰男人,叶子楣扮的花花和工藤瞳演的菲菲立刻就开始做春梦了,结果桌上供奉的道家神像瞬间就被二人的春梦气倒了,此时她们女性欲望开始觉醒,但是周围一个男的也没有!

哎,道长别走!

三人只能尴尬地去睡了。不料到了午夜时分,花花准时被春夜的猫叫起,浑身愈发不能自持,镜头随着她呼之欲出的胸部膨胀开来,白色的沙幔紧随风起,实在令人心痒难耐!

在480p的画质中,叶子楣的胸穿越亘古仍是让人为之一动

花花走到水池边发现,大半夜的,三妹菲菲竟然在水中裸浴,工藤瞳圆润的肉体正如罗马雕塑一样在月光下散发着毛片儿的银光。在偷窥中,菲菲对自身的抚摸让她感到了一股神秘的母性主义召唤,于是她奋不顾身地跳进了水池中……

杜绝黄片,取个远景

对于少女内心的情欲,存在主义兼女性主义作家波伏瓦有着非常合理的解释,“女性的性生活始终都是在暗地的……她忍受骚动,像忍受可耻的疾病一样……她召唤的是手、嘴和另一个肉体的接触,而不是手、嘴和陌生的肉体……” 对于部分女性来说,探索肉体的实验行为始于青春期乃至幼年期同性间的耳濡目染,不然为何有那么小女孩爱玩儿生孩子的游戏呢。

接下来的画面是香港三级片中的惯用套路——直女之间的经典,互动月光下两个女子开始拥抱和摩擦,此时镜头无一例外要对准两人的乳房、手指和若即若离的下体 ... ...

比如著名大片《玉女心经》,1996

在改编自《金瓶梅》的风月片中一般都会出现角先生那咸湿又膨胀的身影,当然这部片中并没有出现角先生!看来狐狸精们还不太懂人间的妙处咳咳!在《玉蒲团之风月宝鉴》里,竟然还出现了两位姑娘拿着金属笛子充当角先生的壮举,请问不疼吗朋友!

《玉蒲团之风月宝鉴》,1991

当然老港片中描绘两位直女床戏的千秋大作,莫过于《玉蒲团之玉女心经》里舒淇扮演的大淫蝎子精对李丽珍这只无辜富家女了,那幽蓝可怕的布景、劣质的双重声轨、二女比谁先到高潮的场景,还有那句要命的台词 “舔我的波” 都使人想分分钟砸了电脑。

此类片子中,两位女性的相互慰藉往往都是为了表现出内心的孤寂,为接下来“男性的介入”做铺垫。因此,这些片子也存在着父系话语的误区,难道只有“插入”这一举动完成,才意味着女性得到满足了吗?波伏娃女士曾说过“她不曾梦想占有、揉捏、侵入,她在等待和召唤,她感到自己是附属性的;她朦胧的希望,她被动幸福的梦想,向她明显揭示了她的身体注定是属于另一个人的客体。”

于是大姐素素带回了单立文饰演的秀才吴明,表面上看这个吴明和千万个白面呆子没什么不同,表面一口仁义道德,被大姐素素碰一下就大叫男女授受不亲,被小妹菲菲看到了自己穿裤衩洗澡就大骂她不知廉耻,为此引来了为小妹受辱而拔剑相助的花花。

单大官人

在古代中国的主流男女关系中,一般女性都处于被入侵的地位,所谓“龙在上、凤在下”,这点也在波伏瓦的理论中有所提及,“雄性在性方面采取主动,雌性是物种的猎物……因此雄性要侵入雌性体内才能作为主动性实现自我。雄性的主导优势通过交媾的姿态表现出来,几乎在所有的动物中,雄性都是骑在雌性身上的。”

但在明清小说中,狐狸精作为荒野中主动出击的女性,一方面挑战了男性把控局面的主导地位,另一方面也作为阳气的吸纳者而为人所防范,因此狐狸精在男女关系中往往占有着主动地位。

此时花花作为入侵者,拔剑就是对于男性的挑战,虽然这花拳绣腿的并没有一剑击中对方!不知为何打着打着,吴明就拿着水壶冲出来了!他泼了花花一身水之后花花突然感觉到好羞涩啊!于是书生立刻将她推倒在地,她挣扎了一番后手中的宝剑落地,吴明见状立刻扒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花花起身将他搂入怀中,两人正面完成了一次野合。

花花吃了禁果归来,软萌的小妹菲菲作为治愈者,在看到书生满身伤痕之后心生同情,并主动关闭门窗,褪下衣裳以慰吴明,吴明见状也不顾读书了,立刻把她抱上了床,菲菲也从最初的主动变为了被动。紧接着,大姐素素又去看望书生,这俩姿势的变化也从开始的女上位到了传教士位。所以说好的礼义廉耻呢!当然此处,三姐妹的由攻转受也预测着结局的大反转。

接下来四个人就开始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没多久三姐妹却发现自己居然露出了狐狸的肢体和尾巴,玉狐修行毁于一旦,这下可完蛋X了!

胸毛妹你别哭

原来吴明并不是什么秀才,而是专用一幅纯良的好皮囊来诱骗女子的、如果睡不到妇女就会死的五通神魔。他先是利用三头法术吸走了邻居家的妇人的阴魂,后又招了一个大胸浣衣女来与他交合,把这两人都睡得七窍流血成黑色干尸之后,他才又恢复了玉面翠衣的模样。

香港那年头的情色片里,从舒淇扮演的大绿脸雌雄同体蝎子精幻机到单立文扮演的三头吸女狂魔,阴蓝惨绿的打光映衬着他们那夜夜销魂的黑眼圈,被睡得七窍流血的妇女干尸彰显了他们炉火纯青的吸星大法,我也不知道为何香港导演对于色魔的想象除了演技浮夸的徐先生都是三头六臂的塑料昆虫!天了噜!香港人真可以把肉欲场景拍得让人根本举不起来!

导演吃什么了?

此时老道士又再次现身点拨三姐妹,恍然大悟的三姐妹这才知道日日与她们寻欢作乐的居然是个恐怖淫魔,便决意联手与之对抗。然而在三姐妹联手对抗吴明的时候,还是输了!最终,在一片可怖的绿色高光中,三人动弹不得,并不由自主地撩去了身上的所有衣物,风月片里的衣服真是便于穿脱呀!就在男魔头即将大发兽性之际,老道士从天而降,轻而易举地打破了魔咒并把男魔炸成了碎块,简直湿湿水啦!这场男女角力的战争的最后赢家,居然是一个男道士!真是令人感动!